月蝕鬼門開

時間:2021/1/1 2:36:21 閱讀數: 125人閱讀
image
真實鬼故事《月蝕鬼門開》講述了1.蝕之刻陳笑看看表,已經兩點五十,再有十分鐘,百年難得一遇的日蝕就要開始了。
舉目望望四周,不大的教學樓頂早已被各年級同學擠滿,甚至連通往樓頂的臺階處都塞著好幾個腦袋。
“看見沒看見沒!要不是我拉著你早,鬼段子分享:女友車禍身亡,他渾渾噩噩,求神拜鬼,終于找到途徑與她再見一面。
他像過去那樣理了頭熨了襯衣,剛要傾述思念,卻見她張開血盆大口撲過來,嚇得他落荒而逃。
她站在原地俏皮地笑著,仿佛放下一件心事:“笨蛋,這回不敢再想我了吧。
要好好活著喔。
”您看懂了嗎?閱讀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請隨時關注 鬼故事網站真實鬼故事欄目! 1.蝕之刻陳笑看看表,已經兩點五十,再有十分鐘,百年難得一遇的日蝕就要開始了。
舉目望望四周,不大的教學樓頂早已被各年級同學擠滿,甚至連通往樓頂的臺階處都塞著好幾個腦袋。
“看見沒看見沒!要不是我拉著你早早上來能占到這么好的位子?按現在這情況,能不能上來都是個問題。
”陳笑得意地對身邊的好友呂子雙說。
呂子雙卻出神地望著一望無際的藍天,一動不動,似乎根本沒聽見陳笑的話。
“哎,哎,好歹吱一聲,讓我知道你還能出氣!”陳笑沒好氣地說,他對呂子雙現在這種木頭一樣的狀態很不滿意,“從剛才上來就這樣,是不是受刺激了?”呂子雙依然沒有反應,像石化了一樣。
“哎,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陳笑嘟囔一句。
“還有幾分鐘?”呂子雙突然張了張嘴,依舊沒有看陳笑,雙眼無神的盯著天空,聲音飄渺的仿佛從很遠的地方傳來。
“五六分鐘,我發現你還真是不對勁了,好不容易趕上一場百年難得一遇的日蝕,你怎么一點都不興奮?”“白夜過后,黑夜永滯。
”呂子雙喃喃自語。
“什么?”“哦?”就像突然醒悟一樣,呂子雙轉頭望著陳笑,一臉神秘莫測的微笑,“你知道嘛,其實日蝕并不只是一種毫無意義的自然現象,當它發生過后,世界對某些人來說就會從此變的不一樣,比如,對你。
”“什么什么?”陳笑聽得一頭霧水,“你……你是睡糊涂了還是故意裝神秘呢?別……別嚇我!”呂子雙依然是一臉神秘微笑,“再問你一個問題,我是你最好的朋友么?”“那當然。
”“如果我不在了,你會怎么辦?”“當然是先把你找出來,然后……再狠狠揍你一頓!哎,我說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怎么老說這些不著調的話。
”呂子雙點點頭,眼中似乎有些悲傷,低聲說道,“那么,再見了。
”陳笑還想說什么,突然天暗了下來,日蝕開始了,“先不和你胡扯,日蝕完了再說。
”很快,天一點點變暗直到黑的伸手不見五指,大家都在黑暗中興奮地驚叫不止,不一會,天又一點點亮了起來,最終太陽完全出現,就像經歷了一場奇幻短暫的黑夜,驚恐卻又刺激無比。
陳笑長出一口氣,“真是……太神奇了!長這么大第一次見日蝕,嘿嘿,你什么感受?咦,還不說話?”回頭,陳笑卻驚訝的發現呂子雙不見了!奇怪,剛才還明明在自己身邊的。
“呂子雙,呂子雙,別開玩笑了!”陳笑大聲叫著,沒人回應。
左右一瞅,班長賈曉曼就在不遠處,應該也是剛才在這看日蝕的,急忙跑過去,“賈曉曼,你看見呂子雙了么?剛才還在,一轉眼人就不見了。
”“誰?”賈曉曼有些木訥。
“咱班的到呂子雙啊,你看見沒?”“呂子雙是誰?我認識?”賈曉曼一臉迷茫,那樣子根本不像說謊。
2.轉校生陳笑無精打采地趴在桌子上,腦子一片混亂,這幾天發生的事快要把自己逼瘋了。
日蝕過后,好友呂子雙莫名其妙的失蹤了,不,應該說是消失了!而且已經三天過去,一點音信也沒有!那天賈曉曼說不知道呂子雙是誰,開始陳笑還以為是在開玩笑,可后來才發現,不單是賈曉曼不知道,所有曾經認識呂子雙的人都說不認識這個人!包括班頭!就像從來沒有過呂子雙這個人一樣!那么和陳笑一起上下課打鬧了兩年的人是誰?難道是自己的幻覺?開玩笑!猛地,陳笑想起日蝕之前呂子雙反常的表現和摸不著頭腦的話,一個激靈,難道呂子雙早就知道日蝕之后自己將會消失?可是,到底是為什么?這一切又是怎么回事?陳笑細細回想呂子雙的事情,突然醒悟,呂子雙并不是日蝕那天才表現反常的,而是從上次體檢后就變的有些不對勁!陳笑記得,上次體檢是在一個月前,那次體檢后,呂子雙被一個白大褂叫到一邊說了好長時間,內容是什么沒聽到,陳笑只看見呂子雙臉色慘白,像見鬼一樣。
后來陳笑幾次問過呂子雙那次談話內同,呂子雙總是一臉緊張的一句沒事就敷衍過去了,要知道兩人從來都是無話不說的。
當時陳笑也沒在意,但是現在想想,呂子雙就是從那次體檢后變的郁郁寡歡,總是望著遠方發呆,難道,這里面隱藏了什么秘密?猛然,陳笑一陣頭暈,身體像被抽空一樣一絲力氣也沒有,瞇著眼睛趴了好一會才慢慢緩過來,最近總是這樣,肯定是學習壓力太大再加上最近的事讓身心太疲勞了。
叮鈴鈴——上課的鈴聲打斷了陳笑的思緒,這節是班頭的課,趕緊拿出課本。
兩種截然不同的腳步聲邁進教室,陳笑抬頭,一個是班頭,另外一個是一個學生,年紀似乎要比自己大一些,卻不是自己班的,不知為什么,望著這個轉校生,陳笑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似乎在哪見過?“好,上課之前我先介紹下,這新轉過來的吳紹吳同學,大家以后要好好相處。
”班頭微笑著說。
原來是轉校生,陳笑恍然大悟,教室里也是嗡嗡的議論聲一片。
“好了好了,不要吵,吳紹同學,你就坐那個空位子上。
”班頭一指陳笑旁邊的空位子,這原來是呂子雙的位子。
吳紹徑直走到位子旁,坐下,轉頭對著陳笑詭異的一笑,“你好,陳笑,以后我們就是同學了。
”陳笑大吃一驚,“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吳紹笑的更詭異了,“因為……我認識你,而且……”看看四周大家都在忙自己的事情,吳紹壓低聲音,“我知道呂子雙在哪。
”3.地圖陳笑來到校門口的時候已經放學好一會了,天色微黑,他要在這等吳紹,因為吳紹說好要告訴他呂子雙的下落,寥寥無幾的學生顯得學校有些陰森恐怖。
門口處一個熟悉的身影,走上前,陳笑驚訝,“賈曉曼?你怎么不回家?都這么晚了。
”看到陳笑,賈曉曼顯得很緊張,左右看看并無其他人,低聲說道,“不要問為什么,現在趕緊跟我走!”“為什么?我和吳紹約好要在這見面。
”陳笑有些莫名其妙。
“他是不會告訴你呂子雙下落的!要想知道一切,就趕緊跟我走!”賈曉曼一臉焦急。
“啊!你……你不是不記得呂子雙了嗎!”陳笑又驚又喜,更多是深深的疑問。
“不要多說,快點!”說完,賈曉曼順著墻角鉆進一片小樹林。
咬咬牙,陳笑跟了上去,一直走了很久,賈曉曼才停下,警覺地觀察下四周,長出一口氣,“他應該不會發現了,也許能脫離他的控制時間長一點。
”“他?誰啊?還有,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陳笑早已迫不及待。
“能是誰,就是那個新來的轉校生吳紹!”賈曉曼一臉驚恐。
“他是干嘛的?呂子雙去哪了?還有為什么大家都不記得呂子雙了?”陳笑急切的問。
“不是不記得,而是除了你以外其他人都被控制了!就是那個吳紹!呂子雙是為了保護你才消失的,你要去救他你知道嗎!”賈曉曼有些歇斯底里。
“什么?你慢點,我沒太聽明白。
”“就是……”還沒說完,賈曉曼突然一臉驚恐,像看到什么恐怖的東西,陳笑回頭,自己的身后竟然是吳紹,他是什么時候出現的?竟然自己一點都沒察覺到!“陳笑同學,說好了校門口見面,怎么沒等到你啊。
”吳紹的笑有些猙獰。
“啊……啊……這,因為。
”陳笑緊張的語無倫次,突然,感覺手里被塞了個東西,是身后的賈曉曼,因為擋著,所以吳紹沒有看見。
“賈曉曼同學,聽說你要告訴陳笑同學一些事情?”吳紹目光轉向賈曉曼,滿是凌冽。
“啊……啊,我,沒……沒有。
”賈曉曼很是慌張。
“那么,跟我走吧!”“是!”猛地,賈曉曼變的雙眼無神,像個木偶一樣姿勢怪異的跟著吳紹往出走。
“等等!”陳笑大叫,“賈曉曼,你不說要告訴我呂子雙在哪么?”“呂子雙,呂子雙是誰?”賈曉曼一臉迷茫,那樣子根本不像在說謊。
看到賈曉曼這樣,他突然明白賈曉曼所說的控制的意思,一定是這個吳紹搞的鬼?“還有什么事么?”吳紹邪惡的回頭。
“你……你不說要告訴我呂子雙的下落么?”陳笑根本不敢直視吳紹的眼睛。
“哼哼,本來是要告訴你的,但是,今天心情不好,下次再說。
”說完,兩人走遠了。
直到再也看不見兩人,突然,又一陣眩暈,陳笑癱倒在地上,好久才沒事。
打開手中的東西,是一幅手繪的地圖,上面標明了郊區的一座小屋。
(圖文無關 如有侵權 聯系刪除) 4.地下室的秘密陳笑按著地圖的指示來到目的地時天已經完全黑了,眼前是一棟廢棄已久的簡陋平房,夜色中,房子就像一只巨大的怪獸,陰森恐怖。
陳笑定定神,趴到窗戶前,玻璃早就碎掉了,半張蜘蛛網還掛在上面,透過窗戶,房子中全是的雜七雜八的垃圾,厚厚的灰塵鋪滿地板,一看就是很久沒人來過。
是不是走錯了?拿出地圖又看看,確實是這沒錯啊!可是這堆垃圾有什么好看的?突然,吱呀一聲響,嚇了陳笑一跳,急忙躲在窗臺下面,透過木板間的縫隙驚訝地發現房子中的一塊地板被推開了!一個人鉆了出來!竟然就是吳紹!只見他一身白衣,像個醫生一般,猛地,陳笑想起來了,這個吳紹不就是體檢那天和呂子雙談了半天話的那個白大褂么!“真是奇怪,明明記得材料已經買全了,怎么找不到?看來還要去市里一趟。
”吳紹邊走邊抱怨,然后推開門,看看左右沒人,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原來地圖上所指的是這個地下室!可是吳紹怎么會在這里?還穿成那樣子?難道這個地下室里隱藏了什么秘密?還是呂子雙就在里面?陳笑趕緊鉆進去,站穩后四周一看,驚訝的瞪大眼睛。
無數的瓶瓶罐罐,各色藥劑,形式各樣的實驗儀器正不停地閃爍著數字,看樣子正在經行一個復雜的實驗。
猛地想起賈曉曼所說的除了自己以外其他人都被控制了,難道?吳紹就是從這里控制別人的?猛然掃見角落里有個黑影,樣子是個人形,一種不好的預感,走上前,果真是呂子雙,不過已經成了冰冷的尸體。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一定會來,這回可沒人救得了你了!”陳笑一驚,回頭,那一臉邪惡笑容的不是吳紹是誰。
“你……你不是去市里了么?”“那是故意說給你聽的。
”“這么說你早知道我會來?”“當然了,哈哈,本來我已經不打算用你當實驗材料了,但現在是你送上門的,怪不了我了。
”“實驗材料?那是什么?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你為什么要殺呂子雙!”“好吧,反正你就要死了,讓你死的明白點。
”怪笑兩聲,吳紹開始慢慢說道,“我是一個病毒學家,發現了一種能夠控制他人的病毒,失敗了無數次,終于研制出了這種病毒的培養方法,但是遇到一個更大的問題,那就是這種病毒的培養必須要一種特殊的血!這種血比號稱熊貓血型的孟買血型更稀有,所以我一直在等待著,上次體檢,我竟然找到了這種血,不錯,就是你和你的朋友呂子雙身體里流的,你的朋友呂子雙為了保護你,毅然決然答應用他自己的血來替代你的。
我同意了,但是當他的血用完后發現還是不夠,所以我又打起了你的主意,現在是你自己送上門來的,可不怪我,哈哈。
”陳笑完全明白了,原來所有的一切都是吳紹干的,極度的憤怒,恐懼,悲傷的情緒讓陳笑握緊拳頭,想沖上去想和吳紹拼命,又是一陣劇烈的頭暈,雙腿一軟跌倒在地上,全身一絲力氣也沒有。
“哈哈,不用掙扎了,你安息吧。
”吳紹拿著一根針管猙獰的走了過來。
失去意識前,陳笑感覺一絲冰冷注入了自己的身體。
5.真相陳笑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雪白墻壁,隨后一股濃重的消毒水味,這是醫院?我還沒死?啪嗒一聲,門被推開,陳笑轉頭,驚訝地差點叫出來,竟然是呂子雙和賈曉曼!“你們……你們不是死了么?”“這么希望我倆死呀。
”賈曉曼俏皮的笑笑,呂子雙也是一臉微笑。
“不……不,怎么會,我……我是太激動了。
”陳笑又驚又喜話都說不利索。
一陣雜亂的腳步聲,又進來很多人,是班上同學和班頭,笑著看著躺在床上的陳笑。
“你們……你們認得他倆么?”陳笑有些顫抖地指著呂子雙和賈曉曼問其他人。
哈哈哈哈,大家哄堂大笑,班頭更是笑彎了腰,扶著兩人的肩膀說,“當然知道了,一個是賈曉曼,一個是呂子雙。
都是我的學生。
”“那……”陳笑一臉不解。
“好了好了,解鈴還須系鈴人,還是讓他來給你說吧。
”說完,呂子雙退到一旁,一個全身白大褂的人走出,摘下口罩,竟然是吳紹!“是你!他是惡魔!他能控制人!快抓住他!快點!”陳笑掙扎著就要下床。
“恩恩,生龍活虎的,看樣子是沒問題了。
”吳紹微微一笑,隨后大家又都大笑起來。
“你……你們?”看大家完全不像被控制的樣子,陳笑完全糊涂了。
“好了,該是揭開謎底的時候了。
”清清嗓子,吳紹一字一句娓娓道來,“我確實是一名醫學研究生,主攻的是病毒學,前段時間給你們體檢時,從你的血液里里發現一種罕見的病毒,感染上這種病毒后,初期會經常頭暈渾身乏力,隨后發作頻率越來越高也越來越嚴重,最終會使全身器官衰竭而死,你肯定前段時間經常出現這種情況吧。
”陳笑聽的臉色慘白,仔細想想,點點頭。
“不過幸好的是我們研究出一種藥劑,專門針對這種病毒,但是要使這種藥劑發揮效果需要一個特定的條件,就是在極度悲傷,極度恐懼,極度憤怒等等一系列負面情感之中藥劑才能發揮效果。
”吳紹微笑著看著陳笑。
“所以?你們就設計了這個計謀?其實一切都是假的?”陳笑驚訝的瞪大眼睛。
“是啊,而且為了讓你的負面情緒更濃烈,還特意選擇了日蝕的時候,借助點天體現象,是不是更加神秘恐怖?”呂子雙拍著陳笑的肩膀笑著說,“怎么樣,我們的表演能力不錯吧,哈哈。
”陳笑感動的說不出話,眼眶濕漉漉的,窗外,透明搖曳的陽光灑在每個人清澈笑容的臉上。
更多免費鬼故事,打開瀏覽器搜索【鬼故事之家】【驚悚】我在陰間開了一家客棧,只接待死人【詛咒】沒有四肢的布偶,每出現一次便有一個人死亡(圖文無關 如有侵權 聯系刪除) 1.蝕之刻陳笑看看表,已經兩點五十,再有十分鐘,百年難得一遇的日蝕就要開始了。
舉目望望四周,不大的教學樓頂早已被各年級同學擠滿,甚至連通往樓頂的臺階處都塞著好幾個腦袋。
“看見沒看見沒!要不是我拉著你早早上來能占到這么好的位子?按現在這情況,能不能上來都是個問題。
”陳笑得意地對身邊的好友呂子雙說。
呂子雙卻出神地望著一望無際的藍天,一動不動,似乎根本沒聽見陳笑的話。
“哎,哎,好歹吱一聲,讓我知道你還能出氣!”陳笑沒好氣地說,他對呂子雙現在這種木頭一樣的狀態很不滿意,“從剛才上來就這樣,是不是受刺激了?”呂子雙依然沒有反應,像石化了一樣。
“哎,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陳笑嘟囔一句。
“還有幾分鐘?”呂子雙突然張了張嘴,依舊沒有看陳笑,雙眼無神的盯著天空,聲音飄渺的仿佛從很遠的地方傳來。
“五六分鐘,我發現你還真是不對勁了,好不容易趕上一場百年難得一遇的日蝕,你怎么一點都不興奮?”“白夜過后,黑夜永滯。
”呂子雙喃喃自語。
“什么?”“哦?”就像突然醒悟一樣,呂子雙轉頭望著陳笑,一臉神秘莫測的微笑,“你知道嘛,其實日蝕并不只是一種毫無意義的自然現象,當它發生過后,世界對某些人來說就會從此變的不一樣,比如,對你。
”“什么什么?”陳笑聽得一頭霧水,“你……你是睡糊涂了還是故意裝神秘呢?別……別嚇我!”呂子雙依然是一臉神秘微笑,“再問你一個問題,我是你最好的朋友么?”“那當然。
”“如果我不在了,你會怎么辦?”“當然是先把你找出來,然后……再狠狠揍你一頓!哎,我說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怎么老說這些不著調的話。
”呂子雙點點頭,眼中似乎有些悲傷,低聲說道,“那么,再見了。
”陳笑還想說什么,突然天暗了下來,日蝕開始了,“先不和你胡扯,日蝕完了再說。
”很快,天一點點變暗直到黑的伸手不見五指,大家都在黑暗中興奮地驚叫不止,不一會,天又一點點亮了起來,最終太陽完全出現,就像經歷了一場奇幻短暫的黑夜,驚恐卻又刺激無比。
陳笑長出一口氣,“真是……太神奇了!長這么大第一次見日蝕,嘿嘿,你什么感受?咦,還不說話?”回頭,陳笑卻驚訝的發現呂子雙不見了!奇怪,剛才還明明在自己身邊的。
“呂子雙,呂子雙,別開玩笑了!”陳笑大聲叫著,沒人回應。
左右一瞅,班長賈曉曼就在不遠處,應該也是剛才在這看日蝕的,急忙跑過去,“賈曉曼,你看見呂子雙了么?剛才還在,一轉眼人就不見了。
”“誰?”賈曉曼有些木訥。
“咱班的到呂子雙啊,你看見沒?”“呂子雙是誰?我認識?”賈曉曼一臉迷茫,那樣子根本不像說謊。
2.轉校生陳笑無精打采地趴在桌子上,腦子一片混亂,這幾天發生的事快要把自己逼瘋了。
日蝕過后,好友呂子雙莫名其妙的失蹤了,不,應該說是消失了!而且已經三天過去,一點音信也沒有!那天賈曉曼說不知道呂子雙是誰,開始陳笑還以為是在開玩笑,可后來才發現,不單是賈曉曼不知道,所有曾經認識呂子雙的人都說不認識這個人!包括班頭!就像從來沒有過呂子雙這個人一樣!那么和陳笑一起上下課打鬧了兩年的人是誰?難道是自己的幻覺?開玩笑!猛地,陳笑想起日蝕之前呂子雙反常的表現和摸不著頭腦的話,一個激靈,難道呂子雙早就知道日蝕之后自己將會消失?可是,到底是為什么?這一切又是怎么回事?陳笑細細回想呂子雙的事情,突然醒悟,呂子雙并不是日蝕那天才表現反常的,而是從上次體檢后就變的有些不對勁!陳笑記得,上次體檢是在一個月前,那次體檢后,呂子雙被一個白大褂叫到一邊說了好長時間,內容是什么沒聽到,陳笑只看見呂子雙臉色慘白,像見鬼一樣。
后來陳笑幾次問過呂子雙那次談話內同,呂子雙總是一臉緊張的一句沒事就敷衍過去了,要知道兩人從來都是無話不說的。
當時陳笑也沒在意,但是現在想想,呂子雙就是從那次體檢后變的郁郁寡歡,總是望著遠方發呆,難道,這里面隱藏了什么秘密?猛然,陳笑一陣頭暈,身體像被抽空一樣一絲力氣也沒有,瞇著眼睛趴了好一會才慢慢緩過來,最近總是這樣,肯定是學習壓力太大再加上最近的事讓身心太疲勞了。
叮鈴鈴——上課的鈴聲打斷了陳笑的思緒,這節是班頭的課,趕緊拿出課本。
兩種截然不同的腳步聲邁進教室,陳笑抬頭,一個是班頭,另外一個是一個學生,年紀似乎要比自己大一些,卻不是自己班的,不知為什么,望著這個轉校生,陳笑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似乎在哪見過?“好,上課之前我先介紹下,這新轉過來的吳紹吳同學,大家以后要好好相處。
”班頭微笑著說。
原來是轉校生,陳笑恍然大悟,教室里也是嗡嗡的議論聲一片。
“好了好了,不要吵,吳紹同學,你就坐那個空位子上。
”班頭一指陳笑旁邊的空位子,這原來是呂子雙的位子。
吳紹徑直走到位子旁,坐下,轉頭對著陳笑詭異的一笑,“你好,陳笑,以后我們就是同學了。
”陳笑大吃一驚,“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吳紹笑的更詭異了,“因為……我認識你,而且……”看看四周大家都在忙自己的事情,吳紹壓低聲音,“我知道呂子雙在哪。
”3.地圖陳笑來到校門口的時候已經放學好一會了,天色微黑,他要在這等吳紹,因為吳紹說好要告訴他呂子雙的下落,寥寥無幾的學生顯得學校有些陰森恐怖。
門口處一個熟悉的身影,走上前,陳笑驚訝,“賈曉曼?你怎么不回家?都這么晚了。
”看到陳笑,賈曉曼顯得很緊張,左右看看并無其他人,低聲說道,“不要問為什么,現在趕緊跟我走!”“為什么?我和吳紹約好要在這見面。
”陳笑有些莫名其妙。
“他是不會告訴你呂子雙下落的!要想知道一切,就趕緊跟我走!”賈曉曼一臉焦急。
“啊!你……你不是不記得呂子雙了嗎!”陳笑又驚又喜,更多是深深的疑問。
“不要多說,快點!”說完,賈曉曼順著墻角鉆進一片小樹林。
咬咬牙,陳笑跟了上去,一直走了很久,賈曉曼才停下,警覺地觀察下四周,長出一口氣,“他應該不會發現了,也許能脫離他的控制時間長一點。
”“他?誰啊?還有,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陳笑早已迫不及待。
“能是誰,就是那個新來的轉校生吳紹!”賈曉曼一臉驚恐。
“他是干嘛的?呂子雙去哪了?還有為什么大家都不記得呂子雙了?”陳笑急切的問。
“不是不記得,而是除了你以外其他人都被控制了!就是那個吳紹!呂子雙是為了保護你才消失的,你要去救他你知道嗎!”賈曉曼有些歇斯底里。
“什么?你慢點,我沒太聽明白。
”“就是……”還沒說完,賈曉曼突然一臉驚恐,像看到什么恐怖的東西,陳笑回頭,自己的身后竟然是吳紹,他是什么時候出現的?竟然自己一點都沒察覺到!“陳笑同學,說好了校門口見面,怎么沒等到你啊。
”吳紹的笑有些猙獰。
“啊……啊……這,因為。
”陳笑緊張的語無倫次,突然,感覺手里被塞了個東西,是身后的賈曉曼,因為擋著,所以吳紹沒有看見。
“賈曉曼同學,聽說你要告訴陳笑同學一些事情?”吳紹目光轉向賈曉曼,滿是凌冽。
“啊……啊,我,沒……沒有。
”賈曉曼很是慌張。
“那么,跟我走吧!”“是!”猛地,賈曉曼變的雙眼無神,像個木偶一樣姿勢怪異的跟著吳紹往出走。
“等等!”陳笑大叫,“賈曉曼,你不說要告訴我呂子雙在哪么?”“呂子雙,呂子雙是誰?”賈曉曼一臉迷茫,那樣子根本不像在說謊。
看到賈曉曼這樣,他突然明白賈曉曼所說的控制的意思,一定是這個吳紹搞的鬼?“還有什么事么?”吳紹邪惡的回頭。
“你……你不說要告訴我呂子雙的下落么?”陳笑根本不敢直視吳紹的眼睛。
“哼哼,本來是要告訴你的,但是,今天心情不好,下次再說。
”說完,兩人走遠了。
直到再也看不見兩人,突然,又一陣眩暈,陳笑癱倒在地上,好久才沒事。
打開手中的東西,是一幅手繪的地圖,上面標明了郊區的一座小屋。
讀完真實鬼故事欄目分享的鬼故事“月蝕鬼門開”,你有什么想法,歡迎告訴鬼故事之家哦!鬼段子:女友車禍身亡,他渾渾噩噩,求神拜鬼,終于找到途徑與她再見一面。
他像過去那樣理了頭熨了襯衣,剛要傾述思念,卻見她張開血盆大口撲過來,嚇得他落荒而逃。
她站在原地俏皮地笑著,仿佛放下一件心事:“笨蛋,這回不敢再想我了吧。
要好好活著喔。
”您看懂了嗎?純屬娛樂,請勿較真!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