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嬰靈的仇恨

時間:2021/7/10 23:32:11 閱讀數: 118人閱讀
image
真實鬼故事《血嬰靈的仇恨》講述了傳宇是端鐵飯碗的人,吃的是官家飯,這讓他尾巴都快要蹺到天上去了。
一天,半夜下班在回家的路上,他突然被啤酒瓶子狠砸在腦門上。
“啪···”的一聲啤酒瓶碎裂鮮血四濺。
“哎呀,疼死我了。
”傳宇慘叫一聲捂著腦門,鬼段子分享:大家都有掃地或者清理浴室的經歷吧。
掃地莫名其妙的就會掃到一大堆碎發,或者洗澡的時候下水道口纏著厚厚的頭發。
我告訴你個秘密喲!其實,那些頭發當中,不一定都是你的頭發。
您看懂了嗎?閱讀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請隨時關注 鬼故事網站真實鬼故事欄目! 傳宇是端鐵飯碗的人,吃的是官家飯,這讓他尾巴都快要蹺到天上去了。
一天,半夜下班在回家的路上,他突然被啤酒瓶子狠砸在腦門上。
“啪···”的一聲啤酒瓶碎裂鮮血四濺。
“哎呀,疼死我了。
”傳宇慘叫一聲捂著腦門便朝瓶子飛來的方向追去,可他追了半除了發現一個很小的身影以外一無所獲。
那身影不過和家養的寵物狗那般大小,在傳宇眼前一閃而過。
這要是隔三差五的給自己來一下,自己肯定要被氣死。
“媽的,下夜班被打已經是第三次了。
一次讓磚頭拍在了腦袋上、一次是讓石頭打青了眼眶,還有這次讓啤酒瓶子開了腦門,下次還會是什么。
”第二天傳宇想明白了,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襲擊每次都找不到襲擊者。
而且無論他從哪條路回家結果都是一樣的,都會被莫名其妙的砸傷。
三次被襲都有一個小小的黑影閃過,那個黑影會是什么呢。
它和襲擊自己的人又有什么關系呢,于是傳宇決定打電話給副所長文奇說明情況。
文奇把手狠狠的拍在辦公桌上:“還有沒有王法了,這嫌疑人要是不抓住,那以后我們還怎么執法。
”正所長成一道:“付傳宇又被人打了。
”“是呀所長,你說這傳宇已經是三次被襲擊了。
這要不嚴懲襲擊者,我們的工作以后可怎么作呀。
”“你先別急,這是報復毆差案件。
我們盡快捉拿兇手,你現在去查一下傳宇所經手的案子的嫌疑人,我懷疑是他們對傳宇進行惡意報復。
”時間回到一年前。
小王一個老實巴交的殘疾人,又是低收入家庭,現在還和老爸住著四十平方的廉租房。
他最近有一件大喜事,交往一年的女朋友小翠竟然懷孕了。
要當爸爸的小王為此更加努力,每天背著家人打三份工。
賺到的錢自己可舍不得花,都給了小翠讓她多買點好吃的。
而一個難題擺在小王面前,既然有了孩子那么就要結婚。
結婚的話就要有房子,可他沒房子。
雖然小翠總是說:“沒事,結了婚我先住我媽家,等孩子生下來我們一起買個房子不就行了。
”小王覺得不是個事,如果請政府幫忙解決一套住房那就好了。
于是他來到當地市政府想打聽像他這種情況政府能不能給解決住房。
當天政府大院里來了好多上訪群眾,他們舉著一塊錢高喊道:“壹元出行,壹元出行。
”原因是當地的公交車費漲價了,由一元漲到兩元。
不過這跟小王一毛錢關系也沒有,他有自己的電瓶摩托車。
坐公交現在對于他來說是奢侈,小王緊了緊頭上的安全帽。
示意他和公交車沒關系,和那些訪民更沒關系。
“你來要做什么?”接待小王的正是傳宇。
“我來市政府問點事。
”小王直接回答,撇開了他和那些示威性質上訪的群眾。
傳宇不是二傻子,可他是個龜孫子,而且還是純龜孫子,他正被這些上訪群眾弄的煩心的很,小王恰好撞了上來。
“現在有個案子想請你協助調查,能跟我去趟所里么?”“我不是來上訪的,我是來辦事的。
”小王趕忙解釋道,現在這節骨眼可不能出叉子,再說自己的正事還沒打聽呢。
“我知道,你跟我去趟所里吧。
”傳宇還客氣的做了個請的手勢示意小王上公車。
期間傳宇還問小王要了手機,說要查看是否有參與上訪的組織者的聯系方式。
誰能想到傳宇竟然暗中復制了小王的通訊錄,這后來給小王帶來了滅頂之災。
小王騎車回到家的時候小王的老爸老王問道:“剛才社區楊書記給我來電話說,你還去市政府上訪了。
社區都要收咱家房子了,你說說你這事辦的。
”小王一聽覺得事情不妙,立刻騎車回到所里在公示欄上找的了付傳宇的電話。
“喂傳宇,剛才社區給我家打電話了,給我造成很大影響。
”小王焦急說道。
“滾,別他么煩我,誰給你打電話你找誰去。
”傳宇開始翻臉不認人,小王這時候才意識到他讓傳宇給耍了。
小王和傳宇便在電話兩頭對罵了起來,俗話說的好。
打人沒好手,是罵人沒好口。
他倆罵的是一句比一句難聽,氣的小王火冒三丈。
第二天,小王和老王兩人想去社區跟楊書記解釋事情的經過。
楊書記沒在,說去所里處理昨天的事情,爺倆又到所里。
楊書記就說了:“你兒子不光上訪,還和邪教有關系。
”這句話讓小王如遭雷擊,自己一直信奉道教,長看道德經,怎么會和邪教有什么關系。
小王當即就往所里沖,要他們給個解釋。
被楊書記攔住說:“小王小王,你別急,這事交給社區處理。
”楊書記對王家父子本有大恩,楊書記說的話王家父子自然聽。
王家父子就這樣離開了,傳宇卻為昨晚小王給他打電話而泄憤,竟然一個電話打給小翠。
在電話里傳宇把小王上訪和是邪教徒的事添油加醋的跟小翠說了一遍,并且以公差的身份造謠說小王有多次犯罪記錄。
嚇得小翠花容失色,心里特別委屈。
男人有點殘疾沒什么,沒房子小翠也愿意嫁。
大不了婚后在兩地分居,兩個人一起賺錢買個屬于自己的房子。
但小王是邪教徒這讓小翠很害怕,幾年以前邪教的事件歷歷在目。
自己怎么可以嫁給一個和邪教有關系的人呢,她絕不容許自己孩子的父親有這樣的前科。
最可氣的是這樣的事情小王竟然還一直瞞著她,看來小王這個人心術不正。
小翠當時懷著五個月的身孕脾氣大了好多,再加上小王沒有房子結婚心里委屈便信以為真。
“公差跟我說你是邪教徒,這么大的事你為什么瞞著我。
”小翠找到小王質問。
小王則解釋說:“那是他瞎說的,我一直是信仰道教三清的,這你是知道的呀。
”“那好,你找他來證明給我看呀。
如果找不來的話,那么我們就分手吧。
”小翠說。
“那···那孩子呢。
”小王弱弱的問一句。
“你想什么呢,自然是做掉了。
我怎么可以讓孩子的爸爸是個邪教徒。
”小翠咄咄逼人的說道。
小王嚇壞了,這幾個月他背著家人打三份工。
賺了錢自己省吃儉用只為了能讓小翠和肚子里的孩子更健康,他期待著幾個月之后寶寶對自己笑的模樣。
他期待每天抱著寶寶一起逛街。
一起看著寶寶長大,一起看他咿呀學語盤山學步的樣子。
如果能過上這樣的日子,他再苦再累,他也高興呀。
小王不敢在多想,立馬去找傳宇。
小王知道這一切都是傳宇干的,他希望付傳宇哪怕還有那么一丁點的人性,也會幫他把這話圓回來。
而傳宇聽說自己的報復得逞了,心中真的好笑。
嘿嘿,得罪我有你好果子吃么,傳宇開始躲著小王。
小王急得不行,在公示欄里找到了正所長成一的電話撥過去。
說明事情以后成一只說了一句:“我剛來一年半,這事不歸我管。
”便掛掉了電話。
小王每天往返在所里希望有人能幫幫他。
后來他打聽出傳宇的直接領導叫文奇,又向文奇求助。
文奇非但不管,言語中還有贊賞傳宇的意思。
小王嚇壞了,難道真的沒人能幫他了嗎?想到了社區楊書記,于是求楊書記幫忙開導小翠。
而小翠還是覺得楊書記的話不可信,她認定了要聽見差人親自說。
事情一直拖了兩個月,胎兒已經七個月了。
小翠通知小王說:“我這兩天就要去做掉孩子了,時間太長怕對身體不好。
”小王沒有阻攔,老王聽說孫子要沒了。
當天晚上自己一個人喝了好多酒,在騎車回家的路上出了車禍。
肩胛骨折了兩節,索性命算保住了。
一夜之間小王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父親又受了重傷。
小王哭了好久,一直到半夜。
他恨傳宇、恨成一、恨文奇,他們哪怕肯說一句話事情絕不會成今天這樣。
所里也許知道了小王家出事了,慌忙撤銷了上訪和邪教的案底。
從此在不承認發生過這件事,小王為此四處上訪。
結果就是沒有任何結果,沒有人愿意給他個說法。
直到一年后小王做了一個夢,他夢見自己在荒山野嶺就聽見有孩子哭。
哭了好久好久,小王心想這是誰家的孩子。
可別哭壞了身子,小王尋聲找去。
結果在一個坑里發現了那剛出生的嬰兒,小王自己說了句:“這是哪個狠心的父母,這么小的孩子竟然就這樣丟在坑里。
”說到這小王想起自己被打掉的孩子,心口一疼說道:“這要是我的孩子多好。
”“你就是我的爸爸,我是你被打掉的孩子。
”不料小孩竟然張口說話,在夢中的小王并沒有詫異和害怕。
而是將孩子貼在自己胸口說道:“好孩子,你回來了。
你終于回來了,爸爸好想你。
”“爸爸我冷,爸爸我餓。
我沒吃過東西,一年了什么也沒吃過。
”孩子的聲音稚嫩清脆,小王聽來卻是把把鋼刀穿胸而過。
小王慌忙的脫下自己的衣服包裹住孩子,自己則是光著上身一口狠咬在左臂上。
鮮紅的血夜順著胳膊流淌,夢中的疼痛卻是那么的真實。
“孩子喝點血吧,是爸爸對不起你。
”小王身上沒有半口吃的,只能用血來喂養自己的孩子。
他不知道的是,嬰兒喜歡吃母乳,嬰靈才愛喝父親的血。
這個孩子吃了他的血會變成血嬰靈,會成為報復欲最強的鬼童。
小王把孩子的小嘴帖在自己的傷口上,咕咕的鮮血進入孩子體內。
這孩子竟然有了變化,原本灰暗的眼睛慢慢變成血紅色,漸漸長出了兩排鋒利的牙齒。
小王看見孩子這樣猛地重夢中醒來,自己身邊一個衣服包和左臂上那深深的牙印告訴他這一切的真實。
“爸爸我冷。
”孩子的聲音在小王腦中出現,小王慌忙給衣服包蓋上被子。
“怎么樣現在不冷了吧。
”小王慈愛的對衣服包說,仿佛那就是個活生生的孩子。
孩子發出一陣清脆可愛的笑聲:“嗯,不冷了,爸爸給我取個名字吧。
”小王想了一下說道:“你就叫王復至吧。
取諧音福至,也是希望你去而復返的意思。
”三個月后的一天傳宇再次下夜班,被一個花盆砸中了腦袋變成了植物人。
后來聽說傳宇的爸爸瘋了,看見他媽媽就打,最后把他媽媽活活打死。
成一的孩子每天嚷著頭疼,腦袋闖墻一直到撞的頭破血流。
而且還告訴成一說“每次頭疼都能看見一個雙眼冒紅光的小孩,他說他要我死,爸爸我怕。
”沒多久文奇的媳婦肚子里長了一個腫瘤,疼的死去活來。
每次都說有個眼睛冒著紅光的小孩兒在咬她的內臟,各大醫院無法治愈最后自殺在了家里。
小王知道這都是王復至做的,不過小王認為這些人不是無辜的。
如果說無辜的話他和他的孩子王復至才是最無辜的,這就是老實人的道理。
讀完真實鬼故事欄目分享的鬼故事“血嬰靈的仇恨”,你有什么想法,歡迎告訴鬼故事之家哦!鬼段子:大家都有掃地或者清理浴室的經歷吧。
掃地莫名其妙的就會掃到一大堆碎發,或者洗澡的時候下水道口纏著厚厚的頭發。
我告訴你個秘密喲!其實,那些頭發當中,不一定都是你的頭發。
您看懂了嗎?純屬娛樂,請勿較真!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