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要及時

時間:2021/9/12 6:15:58 閱讀數: 84人閱讀
image
愛,要及時我不知道該用什么樣妥帖的詞匯來形容我們倆的關系,陌生人、半生不熟的人、被暗戀者、一直沒忘記的人......在尚不能很好地詮釋這種關系的情況下,我姑且就稱你為萱吧。
萱,很久遠的人了,一別五年,我沒有想到我會遇到你。
也沒有想到會在這種場合。
遇到你的時候,電影院正在熱播改編自八月長安的小說《被偷走,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請隨時關注鬼故事之家網站! 鬼段子分享:她來看新買的房子,竟碰見了老同學靈,靈原來也剛買了這的房子。
她們邊上樓邊開玩笑討論這的房子這么便宜是不是因為鬧鬼。
因她們發現,這里的鄰居都怪怪的。
看完房子靈送她離開,出門那刻,她聽見兩鄰居說:就是她,她剛才對著空氣說話,又比劃。
好像身邊有人…她看向身邊臉色越來越蒼白的靈您看懂了嗎? 我不知道該用什么樣妥帖的詞匯來形容我們倆的關系,陌生人、半生不熟的人、被暗戀者、一直沒忘記的人......在尚不能很好地詮釋這種關系的情況下,我姑且就稱你為萱吧。
萱,很久遠的人了,一別五年,我沒有想到我會遇到你。
也沒有想到會在這種場合。
遇到你的時候,電影院正在熱播改編自八月長安的小說《被偷走的那五年》,而有關于你的一切也好像被偷走了一般,在我的生命里銷聲匿跡。
我輾轉了各個網絡平臺去找你這幾年生活的印跡,可是你像人間蒸發了一樣,微信、微博、QQ都沒有你駐留過的腳印。
后來我又找曾經熟稔的幾個老友問,有沒有你的聯系方式,他們一個個都攤開了手掌一副無能為力的樣子。
我知道,性格孤僻的你又怎么會把自己的聯系方式告訴別人。
可是,當我真的以為我們會相忘于江湖再無交集的時候,我,遇見了你。
那天早早地去上班,等了很久的21路公交才姍姍來遲。
一大群乘客簇擁著上了公交,我是最后一個上來的。
車廂里早已沒有了空位,密密匝匝地站滿了一大堆人。
我在空氣混濁且密不透風的車廂里艱難地向后擠著,找到了一處空隙站定后,向車窗外一瞥的時候我看到你,就坐在我左前方的位置上。
我沒有想到你就這樣出現在我面前,那一刻,驚喜、恍惚、尷尬、悵然等各種情緒在大腦里翻騰。
我突然意識到什么,條件反射地拿包遮住了自己的臉。
上帝作證,我找了你五年,可當你突然出現在我的生命的時候,我還是驚慌失措的像一個做了壞事的小孩。
所幸,你只是低著頭看著手機。
萱,我怕你認出我來,這五年里我們都沒有參與過彼此的生活,我不知道該和你說些什么。
我透過單肩漆皮阿童木向你看去的時候,你低著頭專注的樣子讓我心疼。
五年過去了,你還是扎著高高的馬尾,妝容樸素,面色白皙。
身體單薄的像一株弱弱的柳枝,你緊閉著嘴唇,信手刷著手機屏,周遭一切的嘈雜好像都與你無關,你亦如以前一樣如寒冬的臘梅般清冷。
我開心,你一點都沒變。
我擔心,會像五年前一樣錯過了你。
五年前的我們,青春的天空是那么清澈明凈。
到處都孕育著躁動的荷爾蒙因子。
在那個飄著細蒙蒙的雨絲的下午我在街心花園遇見了你。
你穿著花格子襯衫,一頭撞進我懷里,急促地說,同學,趕時間,能和你同打一把傘嗎?我怔了一瞬,旋即點頭。
我就這樣和所有狗血的言情劇上演的那樣在一個落雨的午后,猝不及防地認識了你。
一路上,你低著頭,步伐走的飛快,我差點跟不上你,為了表示得紳士一點,我將傘的一角向你那邊一個勁地摞,一時間雨打濕了肩頭,涼涼的感覺。
我低頭看你拿在手中的書,是一本英語習題冊,上面用娟秀的字體寫著高三《13》班,吳子萱。
多清新婉約的名字。
我們就這樣一路無話的回了學校。
到了的時候,你說謝謝,然后又不好意思地看了看我濕了大半的肩頭,轉身,消失在人流中。
以后的日子古井無波地過著,我依然坐在你的身后,看你埋頭在繁瑣忙碌的課業中。
在你的影響下我也變得很努力,終于在高三第一次聯考的時候,我的名次排在了你身后。
那次你考第一,我第二。
領完獎的時候,我們倆一起走下了主席臺,途中,你小聲地替我祝賀。
那是你第一次主動跟我說話,我大腦短路地竟然怔怔地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嘿嘿地笑著。
再想起應該表示點什么的時候,你已經疾步回到了座位上。
多大的一次失誤,現在想想也還是后悔不迭。
自那以后的一段時間,我們很忙,各種試卷,無休無止的考試,翻來覆去地成績排名,緊張地快要窒息的沖刺氛圍讓我們無暇去顧及兒女情長。
終于,我們解脫了,離高考還有三天的時候學校放假了。
離開的母校的那天,女生哭的稀里嘩啦,有生離死別永世不再相見的惆悵。
男生也毫無緣由地深埋下頭,變得神色黯然。
那是一個傷懷的六月,而那一天我第一次在校園的柳樹下攔住了正吃力地抱著一大堆的書的你告訴你,我喜歡了你很久。
出人意外的事,你沒有過多的情感流露,只淡淡地說了句,一切等高考完再說。
我心沉了一秒,不知道這樣模棱兩可的回答是什么意思,只尷尬地回“哦”。
高考終歸是來了,南方的六月沉悶而煩躁。
我們在兩天的奮筆疾書中結束了自己的高中生涯。
像一個終于逃離了牢籠的小鳥一樣歡呼雀躍,撕了一本又一本的習題冊,寫了一頁又一頁的通訊錄。
我想到了去找你,可你家人告訴我,你已經去了北京。
沒有告訴任何人,也毫無預兆。
這一別,你欠我一個答案,一直延遲到了今天,五年后。
等我回過神來的時候,我發現車子停到了某一站,你站起身匆忙的下了車,自始至終你都沒有發現身后的我。
我慌忙地跳下了車,公交站牌上標示著“陵園公墓”,我心陡然一涼,卻仍然緊隨著你的腳步,你步伐輕盈,像一個翩然的蝴蝶在前面走的飛快。
我步伐沉重,早已大汗淋漓。
我驚奇,你怎么會有這么好的腳力,以前的你不是柔弱無骨的嗎?最后,終于你到了一處荒涼的墳墓旁。
密密匝匝地墓牌矗立在眼前,突兀地讓人驚心,你冷靜的站著,轉身,我看到了你臉色煞白如雪,毫無血色。
你看到了我,我嘗試著問你,現在可好?你親啟玉唇,淚眼迷蒙,我知道,你不舍我不愿,我離你只有幾步的距離,我想我不應該再失去你,我走過去嘗試著擁你入懷,可臂膀卻穿過了你的身體。
原來,你是虛無的。
我們對視了很久很久,一轉眼的瞬間,你已經不再了,你總是這樣,悄無聲息地出現在我的生活中,又悄無聲息地離去。
我僅僅知道,你的出現只是為了鼓勵我讓我勇敢地活下去。
我后來知道,五年前,你不是去了北京,而是被車禍帶到了另一個空間,那里黑暗、陰沉、沒有陽光,沒有溫暖。
我走過去,在你的墓碑前駐足。
久久地凝望照片上嫣然笑著的你,我多想時光回到從前,讓我還來得及去愛你。
免費訂閱精彩鬼故事,微信號: 讀完原創鬼故事欄目分享的鬼故事“愛,要及時”,你有什么想法,歡迎告訴鬼故事之家哦!鬼段子:她來看新買的房子,竟碰見了老同學靈,靈原來也剛買了這的房子。
她們邊上樓邊開玩笑討論這的房子這么便宜是不是因為鬧鬼。
因她們發現,這里的鄰居都怪怪的。
看完房子靈送她離開,出門那刻,她聽見兩鄰居說:就是她,她剛才對著空氣說話,又比劃。
好像身邊有人…她看向身邊臉色越來越蒼白的靈您看懂了嗎? 純屬娛樂,請勿較真! 標簽:

上一篇: 畫妻

下一篇: 愛的守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