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的紅肚兜

時間:2021/3/2 8:26:29 閱讀數: 86人閱讀
image
致命的紅肚兜1阿嬌是個鋼管舞女郎,前往麥凌格”消費的客人多半都沖著她而來。
這天傍晚,麥凌格”剛開門,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走了進來。
他叫阿郎,長相英俊,但面無表情,他要了一打黑啤,獨自坐在角落里。
紛繁熱鬧的一夜即將開始,一個肥胖的男人叼著雪茄走了進來,,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請隨時關注鬼故事之家網站! 鬼段子分享:晴出差住進旅店,價錢環境都不錯.今晚的風好像很大,把床邊的窗簾吹起,揚得高高的,掃到了晴的臉上,把晴從熟睡中喚醒。
晴不想動,可是窗簾飄揚總是掃到她的臉上。
她起身去關窗,卻發現,窗戶是關死的。
她有些害怕,慢慢退回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蓋嚴。
突然她發現窗戶上根本就沒有窗簾。
您看懂了嗎? 1阿嬌是個鋼管舞女郎,前往“麥凌格”消費的客人多半都沖著她而來。
這天傍晚,“麥凌格”剛開門,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走了進來。
他叫阿郎,長相英俊,但面無表情,他要了一打黑啤,獨自坐在角落里。
紛繁熱鬧的一夜即將開始,一個肥胖的男人叼著雪茄走了進來,他姓謝,人稱謝胖子,是這里的老板,有阿嬌表演的場次,他經常來捧場。
阿郎一直冷眼看著謝胖子,眼里噴射著怒火,他的手一直抄在褲兜,褲兜里有一柄鋒利的匕首。
表演已經開始,一條比基尼把阿嬌襯得越發嬌美勁爆。
最扎眼的是,她的身上裹著一條紅色的肚兜,換在別人身上,這種打扮可能有些土氣,此刻卻成了阿嬌標志性的點綴。
阿嬌在鋼管上上下翻飛,一招一式都引來臺下無數的掌聲和呼哨聲。
跳完一曲,謝胖子也諂媚地鼓起掌來,他看著臺子上的阿嬌,兩眼露出色瞇瞇的表情。
表演完后,阿嬌褪掉夸張的口紅和眼影,又還原出女孩子特有的清純,就像一個剛剛走出校門的大學生。
她剛走出更衣室,謝胖子的一個手下就上前攔住了她:“今晚別回去了,老板要你留下來陪他!”阿嬌不答應也不拒絕,來到謝胖子面前拋一個媚眼說:“沒問題,不過我先得去跟表哥道個別!”阿嬌來到阿郎面前,在阿郎驚疑的目光中搖了搖頭:“哥,把你的手從褲兜里抽出來,千萬別干傻事,你若硬拼,會吃虧的!”阿郎看著這個陌生的女孩兒,不明白她怎么會叫自己“哥”,她又怎么能洞穿自己的心思?阿嬌離開前悄悄說:“明天中午,你在金裕酒店302室等我!”2金裕酒店302室,三年前,阿郎就是在那兒出事的。
那時,阿郎是一家貿易公司的老總,每天馬不停蹄地穿梭在生意場上,而每天在外陪他觥籌交錯的,就是他的秘書小滿。
小滿雖然應聘做秘書的時間不長,但溫柔細膩,善解人意,讓阿郎十分熨帖。
即便閱人無數,他也漸漸喜歡上了小滿。
一天,阿郎帶小滿在外邊應酬,小滿替他擋灑,喝多了。
回家的路上,小滿帶著微醺斜靠在阿郎的肩頭,臉上紅撲撲的,胸脯一起一伏。
心里又疼又愛的阿郎鬼使神差間,開車去了一家賓館,地點就是金裕酒店302室。
就在這晚,阿郎用顫抖的雙手,解開了小滿欲迎還拒的女兒身。
但是,床上的一幕剛剛落下,他們就被破門而入的警察捉了現場。
在派出所,小滿哭得梨花帶雨,堅決否認了兩人是你情我愿的關系,說對方是趁她醉酒強暴了她。
在鐵的證據面前,阿郎啞口無言,就這樣,他進了監獄。
阿郎后來得知,自己出事后,小滿很快投靠了謝胖子,他生意上所有的合作伙伴也轉而和謝胖子聯手。
阿郎這才明白,小滿是謝胖子安排的人。
阿郎在監獄里一直表現良好,但內心復仇的火苗卻愈來愈熾。
三年后他走出監獄,打探到謝胖子已利用擠垮他這個昔日強勁對手之機,迅速膨脹了實力,包括興辦“麥凌格”,涉足娛樂行業。
在捕捉到謝胖子的行蹤后,阿郎一路追蹤至夜總會,準備最后一搏的時候,突然出現的鋼管舞女郎卻阻止了他。
免費訂閱精彩鬼故事,微信號: 3阿郎如約來到金裕酒店302室,房間里除了阿嬌,還有另一個人:謝胖子!謝胖子得意忘形地盯著阿郎說:“阿嬌告訴我,你想回來尋仇,我本來還不相信,可現在見了你,我只想說一句,你又失望了!”阿郎憤怒地把目光轉向旁邊的阿嬌,不禁咬牙切齒,這與三年前被冤枉那一幕,何其相似啊!“不錯,只要給我機會,我恨不得把你們碎尸萬段!”阿郎提高聲調,正欲撲上去,謝胖子打了聲呼哨,從門外沖進來幾個打手,把阿郎打翻在地。
謝胖子上前踩住他的臉惡狠狠丟下一句:“我警告你,別跟我作對,我隨時可以弄死你!”阿郎昏睡了兩天,醒來時,發覺自己躺在醫院病床上,床邊站著的竟是阿嬌。
面對阿郎敵視的目光,阿嬌輕言細語地說:“你要報復他,來硬的肯定不行。
他身邊隨時有人保護,你近不了身,只能智取。
”阿郎面露驚疑:“你究竟是誰?我怎么能相信你?”阿嬌緩緩道出了一件往事:三年前,正在念大學的阿嬌患上了白血病,骨髓移植需要20萬,她的同學們借助媒體向社會求助,沒多久,小滿抱著20萬找上門來。
阿嬌順利完成了骨髓移植手術,活了下來。
阿郎回過頭,阿嬌微微閉上眼,等待著阿郎的親吻,但阿郎把目光轉向一邊,說:“我們不能這樣。
小滿救了你,所以你想替她報答我!”“小滿姐以死謝罪,是因為愧對你這樣的好男人,而我以身相許,是因為我認同小滿姐的眼光。
”阿嬌解開了衣裳,露出了那條鮮紅的肚兜,她小心地解下了那條紅肚兜,像寶貝似的放在了一邊。
在一陣呵氣如蘭的香吻中,阿嬌輕語呢喃:“阿郎哥,抱緊我,我就是你的小滿……”第二天,阿嬌離開家時,抱著睡眼惺忪的阿郎說:“阿郎哥,我要去外地出差幾天,如果你習慣,可以在這兒一直住下去!”然后,飄然而去。
阿嬌離開后,手機始終關機,這讓阿郎很焦慮。
幾天后,一則電視新聞吸引了他,在這個城市的金裕酒店302室,發生了一起離奇的命案,死者正是謝胖子。
警方在現場只找到一條紅肚兜,在紅肚兜破損的夾層里,警方提取到了一種混有砒霜、蝎毒和氰化物的有毒粉末,警方懷疑,謝胖子的離奇死亡與中毒有關,也希望知情者提供有關線索…… 阿郎一眼認出了那條紅肚兜,他眺望窗外,心想,興許某一天,阿嬌或者小滿,會從天外某個地方翩然而至,再次動情地抱著他,送上一記深情的香吻…… 免費訂閱精彩鬼故事,微信號: 讀完原創鬼故事欄目分享的鬼故事“致命的紅肚兜”,你有什么想法,歡迎告訴鬼故事之家哦!鬼段子:晴出差住進旅店,價錢環境都不錯.今晚的風好像很大,把床邊的窗簾吹起,揚得高高的,掃到了晴的臉上,把晴從熟睡中喚醒。
晴不想動,可是窗簾飄揚總是掃到她的臉上。
她起身去關窗,卻發現,窗戶是關死的。
她有些害怕,慢慢退回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蓋嚴。
突然她發現窗戶上根本就沒有窗簾。
您看懂了嗎? 純屬娛樂,請勿較真!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