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的鼻子

時間:2021/4/20 12:56:02 閱讀數: 153人閱讀
image
瘋狂的鼻子鼻子有問題古小風在上課的時候,總是能聞到一股若有若無的腥臭味兒。
奇怪的是,別人都聞不到,還嘲笑他的鼻子有問題。
因為這個鼻子,古小風被折磨得神經繃緊,瀕臨瘋狂。
此刻,這股腥臭味兒又不知不覺地鉆進了古小風的鼻孔。
陰冷、刺鼻,像一只陰魂不散的臭蟲,順著鼻孔不停地往里鉆,一直鉆到腦髓深處。
鉆得古小風,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請隨時關注 鬼故事網站校園鬼故事欄目! 鬼段子分享:賈總聽說猴腦鮮美至極,一直想吃。
某天,有個人上門,說自己有猴腦。
那夜,圓形飯桌中間露出一個猴頭,賈總高興得當場把拖欠的貨款給了那人。
二人看著開腦灑油,這頓飯賈總吃得很香。
那人突然陰笑:賈總,這錢,您給晚了,我們一幫兄弟被債主活活燒死在公司,這腦就是您兒子的,好吃嗎?您看懂了嗎? 鼻子有問題古小風在上課的時候,總是能聞到一股若有若無的腥臭味兒。
奇怪的是,別人都聞不到,還嘲笑他的鼻子有問題。
因為這個鼻子,古小風被折磨得神經繃緊,瀕臨瘋狂。
此刻,這股腥臭味兒又不知不覺地鉆進了古小風的鼻孔。
陰冷、刺鼻,像一只陰魂不散的臭蟲,順著鼻孔不停地往里鉆,一直鉆到腦髓深處。
鉆得古小風頭皮發麻,有種想馬上逃離教室的沖動。
同桌孟思龍發現了古小風的異樣,急忙用力地推了推古小風的手臂。
古小風猛然回過神來,發現自己的身子竟控制不住地在微微顫抖。
終于熬到放學,孟思龍揶揄道: “小風,撞邪了,上課的時候怎么老是走神?”古小風有苦難言,嘆了口氣說: “你先回去吧,我到學校對面買點兒吃的。
”孟思龍奇怪地看了看古小風,沒再多說什么。
古小風習慣性地摸了摸鼻子,走向學校對面的那家零食店。
零食店里只坐著一個長頭發的女店員,她只顧低著頭剪指甲,對古小風視而不見。
古小風越發郁悶,隨手從貨架上拿下一包草莓干。
剛想去結帳,他忽然感覺到草莓千袋子里好像有什么東西在動。
沒等他回過神,袋子“噗”地一聲裂開了,里面紅色的草莓干像一個個被剝了皮的血紅小腦袋,紛紛從袋子里面詭異地伸了出來。
古小風嚇得手一哆嗦,袋子里的草莓干全部掉了出來,滾了一地。
古小風低頭一看,那哪里是草莓干,分明是人的鼻子!血淋淋的人鼻子!古小風觸電般向后一躍,驚魂不定地吸了吸鼻子,突然打了個冷戰——那股怪味兒又來了。
古小風皺著眉頭邊嗅邊走,最后走到了那個女店員的面前。
女店員剛好抬起頭,朝古小風咧嘴一笑。
古小風腦中短路似的“嗡”了一聲,身上頓時起了一層雞皮疙瘩——那個女店員竟然沒有鼻子,鼻子的部位只有一個黑乎乎的窟窿。
“小雅?”古小風怔住了。
站在他身后的,居然是他的女友葉小雅。
古小風吸了吸鼻子,竟然又聞不到那股怪味了。
“你們倆在干嗎呀?”葉小雅上前牽住古小風的手,一點兒沒感覺到古小風的異樣。
孟思龍面露尷尬,訥訥地說:“我先走一步。
”也不等古小風開口,孟思龍瞥了葉小雅一眼,就急匆匆地走開了。
葉小雅蹙了蹙眉,看著孟思龍的背影說: “剛才他在和你說什么,為什么他看我的眼神老是古古怪怪的?真討厭!”“沒什么,隨便聊聊。
”古小風嘴里掩飾著,眼睛卻不由自主地瞟向那家零食店。
葉小雅看在眼中,也不追問,挽著古小風的手臂說: “不說他了,走,陪我進去買點兒好吃的。
”古小風一驚,一時又想不出什么推脫的理由,只能硬著頭皮點了點頭。
再次走進零食店,古小風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兒。
看著葉小雅從貨架上拿起一包紅彤彤的辣條,古小風的腦海中立刻浮現出了那個女店員剪手指時的詭異場面,暗忖道:里面不會裝著女店員的斷指吧?心念至此,古小風急忙走上前,將葉小雅手里的辣條包拿過來檢查了一遍,沒有發現什么異常。
“怎么了,辣條有問題嗎?”葉小雅奇怪地看著古小風。
古小風看了看站在收銀臺前的那個女店員,壓低了聲音說:“出去再說。
”走出零食店,葉小雅按捺不住好奇心,又問起了古小風。
問話的時候,葉小雅隨手拆開了剛買來的那包辣條,抽出一根塞進了嘴里。
古小風剛想回答,忽然感覺到左手指尖傳來一陣劇痛,低頭一看,發現左手的小指竟然斷了一截。
斷裂處在滴血,斷掉的半截手指卻不翼而飛。
十指連心,古小風又驚又疼,抬起頭,只見已經嚇得張口結舌的葉小雅滿嘴是血。
“你、你……”古小風抬手指著葉小雅,驚得說不出話來。
葉小雅也覺得有些不對勁兒,“哇”地一聲吐出來一截血淋淋的東西,剛好吐在古小風的腳下。
當她看清那個東西后,臉一下子變得煞白,彎腰嘔吐起來。
古小風低頭一看,見葉小雅吐出來的,竟是他剛剛莫名其妙斷掉的半截手指!一直走,別回頭“這只是略施薄懲,再好奇,就……嘿嘿!”“誰?”古小風嚇得大叫一聲,轉頭四顧,卻不見一個人。
古小風和葉小雅面面相覷,都是驚恐莫名。
“先離開這里再說。
”古小風俯身撿起腳下的斷指,然后回過頭,心里“咯噔”了一下——那個沒有鼻子的女店員就站在零食店前不遠處的一棵大樹下,陰冷的目光就像兩支追魂的箭,對準古小風狠狠地射了過來。
古小風嚇得一激靈,拉著葉小雅的手撒腿就跑。
葉小雅猝不及防,腳下連打了幾個踉蹌。
跑出沒多遠,葉小雅彎下腰揉著腳脖子,疼得冒出了冷汗:“我崴腳了!”古小風焦急地看了看身后,又看了看葉小雅,無奈地蹲下身說:“來,我背你走。
”古小風背起葉小雅,急匆匆地朝醫院的方向跑去。
天徹底暗了下來。
一路上,背上的葉小雅一直一聲不吭,古小風忍不住扭頭問:“小雅,你睡著了嗎?”葉小雅沒有回應。
走著走著,葉小雅的頭忽然垂了下來,長長的黑發隨之落下,傾瀉在古小風的胸前。
古小風低頭看著散在自己胸前瀑布一樣的黑色長發,愣了片刻,腦中忽然像炸了一個響雷——葉小雅分明是短發,什么時候變成一頭長發了?與此同時,那股陰寒入骨的怪味兒宛若幽靈一般,悄無聲息地從傾瀉的長發里鉆了出來,又毒蛇似的游進了古小風的鼻孔之中。
巨大的恐懼如潮水般洶涌襲來,瞬間淹沒了古小風的五臟六腑,淹得他快要喘不過氣了。
“一直走,別回頭!”一個冷冷的聲音突然在古小風的耳邊響起。
古小風兩腿一軟,差點兒跪倒在地上。
借著朦朧的月色,古小風這才看清了摟著他脖子的那雙手臂——千癟、慘白、沒有一絲血色。
其中,左手的小指和他一樣缺了半截,傷口凝著慘綠色的血塊。
“你就是零食店的那個店員?葉小雅呢,為什么變成了你?”急火攻心,古小風的聲音控制不住地在顫抖。
“一直走,別回頭!”女店員還是這句冷冰冰的話,“記住,別多問,也不要放下我。
”慘白色的東西慢慢地露了出來,散發出一股剌鼻的腐臭味,原來是一截人的斷臂。
斷臂上布滿尸斑的慘白皮膚上爬著幾只螞蟻,還有一條條蛆蟲,不時地從皮膚里鉆進鉆出。
古小風看得頭皮發穸,慌亂地扔掉了手中的枯枝。
“這地方是亂葬崗,有這些東西很正常。
”聽到這古怪的聲音,古小風才想起了剛從自己背上摔下去的那個女店員。
轉過身,古小風一下子傻眼了——站在他眼前的,竟然是葉小雅!讓他更迷惑的是,此刻葉小雅雙眼緊閉,居然還在睡眠狀態。
古小風急忙上前扶住葉小雅的雙肩,使勁兒地搖了幾下。
這一搖,葉小雅不但沒有清醒,反而軟綿綿地倒了下去。
這時,古小風才看到,剛才說話的那個女店員,就站在葉小雅的身后。
“你、你……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古小風瞠目結舌地問道。
“葉小雅一直都被你背著,我只是附在了葉小雅的背上。
鬼魂沒有分量,所以你感覺不到重,但是,你卻聞出了我的味道。
”女店員說得輕描淡寫,古小風卻聽得心里發毛,顫聲道:“你為什么要把我引到這里,葉小雅為什么會昏睡不醒?”這時,女店員突然神情一黯,低頭說:“葉小雅昏睡是暫時的,我要你們來這里,是因為我弟弟想見你們最后一面。
”古小風愕然道:“見最后一面,你弟弟又是誰?”女店員說:“他就是你的同桌孟思龍,我是他姐姐孟如鳳。
其實,我弟弟一年前就死了。
他生前一直喜歡葉小雅,死后也沒變。
也是因為這個,他才不想和你同住寢室。
”古小風悚然怔住,平時,他只知道孟思龍生性孤僻,獨自在外租了房子,卻不知此中競有這些緣由。
不等古小風追問,孟如鳳接著說:“我的鼻子和常人不同,能聞到鬼魂的味道。
葉小雅喜歡到我店里買零食,我弟弟的鬼魂就偷偷地跟隨。
可是,每次它到我店里來,都會被我聞到。
它想拉葉小雅去陰間陪她,自然也就被我阻止了。
為了這個,我弟弟非常討厭我。
在某天晚上,它趁我睡著時,競殘忍地割掉了我的鼻子。
也許因為緊張,它割我鼻子的刀還掉在了我的房間里。
”說著,孟如鳳從身上掏出一把寒光閃閃的小刀,舉到古小風眼前晃了晃:“你看,就是這把刀。
就是它,割掉了我的鼻子!”古小風聽得全身發冷:“別人聞不到的那股怪昧兒,原來是你們姐弟倆鬼魂的味道。
你因為這個大禍丟了鼻子,我呢,會不會也‘大禍臨鼻&quo;?”想到這兒,古小風下意識地捂住了自己的鼻子。
他偷偷地瞟向孟如鳳,孟如鳳剛好抬起頭,舉著小刀又朝古小風晃了晃,眼神似笑非笑。
目光相觸,古小風心頭一顫,渾身打了個冷戰。
攝青渡靈古小風不敢再和孟如鳳對視,將目光移到了孟如鳳斷了小指的左手上,問: “對了,你傷口上的血為什么是綠色的,你又是怎么死的?”沉默了片刻,孟如鳳說:“我失去鼻子后,沒臉再去見人,但又擔心我弟弟的鬼魂繼續到零食店里糾纏葉小雅,于是干脆睡到我弟弟的棺材里,在他的尸體下不吃不喝地躺了將近兩個月。
我只想用這種死法來渡化它,沒想到我的血卻因此變成了綠色。
”古小風心念一動,問道:“你被弟弟割了鼻子,心里可有怨氣?”孟如鳳說: “只有擔心。
沒了鼻子,我再也聞不到它了,只擔心它趁機加害葉小雅。
被逼無奈,我才想到了‘睡棺材&quo;的法子。
”古小風皺著眉說: “我聽說,一個人如果因為有深仇無法去報,就會躺進棺材,臥在尸底四十九天不吃不喝,最后修煉成半人半鬼的攝青鬼。
由于怨氣太重,此人血脈在死時一瞬間會逆行。
死了四十九天后,此人的血就會變成綠色的。
你的擔心里,可能也包含被割鼻的怨氣,所以,你睡在你弟弟棺材里吸取了它的尸氣,陰錯陽差地成了攝青鬼。
據說,攝青鬼能力極其強大,能震懾其它鬼魂。
”“一定是這樣,怪不得它現在對我言聽計從。
謝謝你兄弟,這把小刀送給你做個紀念吧。
對了,我弟弟還承諾過,只要我把你們帶到它墳前,讓它親眼看到你們真心相愛、生死不渝,它就徹底對葉小雅死心了。
”古小風接過孟如鳳遞來的小刀,想起剛剛還懷疑它要割自己的鼻子,心里不禁有些慚愧。
“你的墳到底在哪里?”躺在古小風腳下的葉小雅不知何時已經醒來,沒頭沒腦地問了一句。
古小風嚇了一跳,急忙將小刀放進褲兜,問:“小雅,你在和誰說話,是不是在說夢話?”葉小雅突然站了起來,指著古小風的身后說:“我在問孟思龍。
”dash;—那截橫在雜草堆里的斷臂,好像微微地動了一下。
古小風疑是眼花,急忙使勁兒地揉了揉眼睛。
凝神再看,只見斷臂旁邊的雜草開始左右搖擺,從中慢慢地伸出了一只慘白的手,接著,又冒出了一簇黑色的毛發。
不消片刻,一個滿身污泥的“人”從雜草叢生的土里鉆了出來。
那個“人”眼球突出,厚厚的嘴唇往外翻著,整張臉已經腫得變形,身上散發出一股極其刺鼻的腐臭味兒。
古小風看得汗毛倒豎,嘴唇哆嗦了半天,說不出一句話。
那個“人”沒理他,徑直走到孟如鳳的面前,雙腿一屈跪了下來,垂著頭泣聲道:“姐姐,我對不起你。
我的墳也是你的墳,我虧欠你太多,無顏和你共處。
我、我只有把自己埋在這雜草堆里,才能贖我犯下的罪過!”孟如鳳心如刀絞,慌忙扭過頭,眼淚撲簌簌地落下。
古小風見狀,心頭一緊,瞬間忘記了恐懼,一個箭步沖上前去,顫聲道:“你、你真的是孟思龍?”孟思龍低頭緊咬著下唇,一聲不吭。
一旁眼眶通紅的葉小雅慢慢地走到古小風面前,輕聲地問:“小風,假如我們倆人鬼殊途,你還愿意和我在一起嗎?”說話的時侯,它臉上的膚色慢慢地黯了下來,原來的白皙粉嫩消失殆盡,取而代之的,是觸目驚心的青灰色。
古小風驚恐萬狀地看著瞬間判若兩人的葉小雅,宛若被人當頭潑了一盆冰水,全身瑟瑟發抖。
瘋狂的鼻子葉小雅難過地低下了頭,黯然地說:“其實,在上個星期我去孟如鳳的店里買零食的時候,命就被孟思龍的鬼魂索去了。
雖然同在陰間,我還是無法接受它。
現在我還是喜歡去孟如鳳的零食店,因為它的零食店晚上賣的,都是亡靈喜歡吃的東西。
”“亡靈吃的東西?”古小風喃喃地自語著,忽然扭頭問孟如鳳,“草莓干袋子里為什么裝的都是人鼻子?”孟如鳳目光痛苦地看了看跪在地上的孟思龍,說:“這都是思龍為我收集的。
我鼻子之所以能聞到鬼魂的味道,因為它是陰陽鼻。
陰陽鼻如果被割掉,陰陽鼻的主人死后,將永遠無法再投胎轉世,除非能夠再找到一只陰陽鼻來替補。
思龍收集了那么多,只是想補償我,可惜那些都不是陰陽鼻。
”這陰陽鼻簡直就是個瘋狂的鼻子!為什么能聞到鬼魂的味道呢?聞到鬼魂的味道引禍上身,失去它又無法投胎轉世,如此瘋狂,奈之若何?孟思龍這樣做,雖然是想挽救姐姐替自己贖罪,可照這樣下去,還得害多少人失去鼻子?古小風心念至此,手不知不覺地伸進褲兜,輕輕地撫摸起了那把冰冷刺骨的小刀。
沉思了良久,古小風又問:“如果有陰陽鼻的人自己割掉鼻子送給你做替補,結果又會怎樣?”孟如鳳愣了愣,說:“你為什么這樣問?結局一樣啊,雖然救了別人,可他自己活著生不如死,死后無法投胎轉世。
”古小風恍若未聞,緊緊地將褲兜里那把冰冷的小刀拿在手里,目光灼灼地注視著葉小雅:“小雅,孟思龍是不是也承諾過你,如果我知道你是鬼后依然愛你,它就對你徹底死心?”葉小雅默默地點了點頭,神色黯然。
古小風看了看仍跪在地上垂淚的孟思龍,嘴角微撇,神秘地笑了笑,心中做了一個驚人的決定。
接著,他大聲說:“小雅,我現在就告訴你,我不但依然愛你,死后也永不投胎,和你長相廝守!”古小風話音剛落,正低頭神傷的葉小雅,驚見眼前閃過一道寒光。
猛抬頭,古小風的臉上已經血花飛濺。
葉小雅全身一震,淚水奪眶而出。
讀完校園鬼故事欄目分享的鬼故事“瘋狂的鼻子”,你有什么想法,歡迎告訴鬼故事之家哦!鬼段子:賈總聽說猴腦鮮美至極,一直想吃。
某天,有個人上門,說自己有猴腦。
那夜,圓形飯桌中間露出一個猴頭,賈總高興得當場把拖欠的貨款給了那人。
二人看著開腦灑油,這頓飯賈總吃得很香。
那人突然陰笑:賈總,這錢,您給晚了,我們一幫兄弟被債主活活燒死在公司,這腦就是您兒子的,好吃嗎?您看懂了嗎? 純屬娛樂,請勿較真! 標簽:宿舍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