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相愛恨早

時間:2021/9/5 11:35:59 閱讀數: 90人閱讀
image
校園鬼故事《我們相愛恨早》講述了【一】大雨斷斷續續的已經下了一個星期,我抱著濕了一半的傳單躲在鬧市區的街道里,不停的給路過的行人遞傳單,希望快一點完成任務跟老板交差。
也許是夜深漸深了,磅礴大雨還有增大的趨勢,人們都走得很快,沒有幾個,鬼段子分享:妻子大叫一聲,從浴室跑了出來,顫抖著說,"我在鏡子里看不到自己,好可怕!"丈夫安慰著她,自己走進浴室去探究竟,過了一會兒,他面無表情的走了出來,妻子緊張的看著他,他目光呆滯,"鏡子沒問題。
"他又裂嘴一笑,"我在鏡子里面看到你了啊。
"您看懂了嗎?閱讀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請隨時關注 鬼故事網站校園鬼故事欄目! 【一】大雨斷斷續續的已經下了一個星期,我抱著濕了一半的傳單躲在鬧市區的街道里,不停的給路過的行人遞傳單,希望快一點完成任務跟老板交差。
也許是夜深漸深了,磅礴大雨還有增大的趨勢,人們都走得很快,沒有幾個人愿意接過我的傳單。
付楠就是在這個時候出現的,他拿過我手中的傳單,我沒來得及說“謝謝”,他就伸手扯過我抱著的一大疊傳單。
我聽說過有人搶錢,但從來不知道有人搶傳單,正當我滿腹疑惑不知所措,他開口了:“龍荷,洪水要來了。
”對面商場的玻璃櫥窗透出暖黃色的燈光映射在付楠身上,他一動不動的像一樽渡了金的佛像,一只手拿著從我這拿走的傳單,另一只手撐著雨傘擋在我面前。
過了一會我回過神,問:“洪水?”付楠用肯定句的語氣重復我的話:“洪水。
”說完后他見我沒有反應,干脆一把拉起我的手腕向前走,我回頭看著地上灑落的傳單,喊他:“我的傳單。
”付楠是以溫和出名的人,這一次卻強硬的不肯停下,我聽到他氣急敗壞的說:“我賠你還不行嗎?”行,當然行,只要有人承擔責任,怎么樣都行,我在心里想。
幾個小時后,我窩在付楠租來的小公寓里看到新聞播報來勢洶洶的洪水淹沒了城市的鬧市區,才知道付楠一反常態的原因。
這場洪水和五年前的那場太像了,連城市被淹沒的區域順序都出奇的一致。
付楠一定是看過天氣預報,才知道洪水即將來臨。
不過他怎么會知道我在那?我只不過是和他同一個專業的學姐。
我看著換上干衣服從房間里走出來的付楠,亂哄哄的腦子里思想爭議的聲音一片嘈雜,不過我的嘴比思想直接,疑問脫口而出:“付楠,你怎么會知道我在那兼職?”紅云爬滿了付楠的白凈的臉,他抓著紅得快滴血的耳朵,吞吞吐吐的回答我:“我,你告訴過我,你的行程安排。
”聽他這么一說,我隱約想起半個月前的事情。
半個月前這座城市的天空萬里無云,太陽像一團在身邊燃燒的火焰烤得每個人都汗流浹背。
我在圖書館蹭空調順便復習,小我兩屆的學弟付楠抱著書坐在我旁邊的空位上,我翻了好幾頁書,他終于鼓起勇氣問我:“龍荷,你這周六有空嗎?”我站起身合上書,瞄了一眼他躲在書架后偷笑的幾個舍友,料定他是玩游戲輸了被迫來約我,于是提高了音量,說:“每周六我都會去鬧市區兼職發傳單,沒空。
”付楠哭喪著臉低下頭,這讓我更肯定了我的猜想。
我離開前湊到他耳邊,輕聲對他說:“還有一件事。
”“什么事?”他問,耳根發紅。
“以后記得禮貌點,叫我學姐,”我扳回一局,心情不錯的離開圖書館。
“我想起來了,”我說,順手抓起沙發上的抱枕抱在懷里,仍是不敢確定的問:“不過,那次不是你玩游戲輸了的懲罰嗎?”窗外大雨嘩啦啦的下著,付楠轉身背對著我,答非所問:“學姐,你果然還是把我忘記了。
”雖然看不到他的表情,但他的聲音充滿了哀怨,似乎受了莫大的委屈。
【二】事實上我沒有忘記付楠,我根本忘不掉他。
付楠剛入學便掀起軒然大波。
聽說,他追求一個同年級的女生不成,轉而日夜跟蹤,女生去哪,下一秒他立刻出現在后面。
無奈之下,女生向學校舉報,說付楠是一個變態跟蹤狂。
礙于付楠是初犯,并沒有對女生做過分的事情,所以學校批評他后草草了事。
在這所女多男少的大學,如此“癡情”的男同學不多了,還有許多學姐級人物為了見付楠一面,不惜冒著高溫去看有他出場的籃球賽。
而我,很不巧的被舍友逼迫去籃球場幫她占位,她打算和男朋友約會結束后偷偷去看付楠的籃球賽。
我拒絕的話還沒說出口就被舍友嗆了回去,她嫻熟的往臉上抹粉底液,說:“龍荷,你就幫我啦,反正你也不談戀愛。
”她說的對,反正我也不談戀愛,不用擔心去看別的男生的球賽男朋友會吃醋。
舍友臨出門前良心稍有發現,說:“約會回來給你帶好吃的,你也順便在球場物色一個男朋友。
”舍友不止一次催過我戀愛,幫我挨個評判追求者的條件,可我辜負了她們的好意,始終沒有戀愛的苗頭。
我又上了舍友的當,直到籃球賽結束她也沒有出現。
不過我并不吃虧,欣賞了一場精彩的籃球賽。
付楠一戰成名,他出色的表現他們球隊奪得了大部分分數,雖然他們球隊最后還是輸了。
在此之前,人們提到付楠的反應是“那個變態跟蹤狂呀”,在此之后是“他打籃球的時候好帥”。
散場后我正打算離開,一個穿著白色球服身上帶著汗味的高個子擋在我面前,我抬起頭定睛一看,那是一張很熟悉的男生的臉,清秀的五官端正的長在臉上,濃眉上的黑發沾著汗珠,白凈的膚色因運動而發紅。
他就是付楠,他之前場上遠距離觀察不知道他那么高,足足高出我一個頭加一截脖子。
他似乎意識到離我太近了,稍微往后退了一步,對我說出了一個名字:“徐悄然。
”“我叫龍荷,大三,你該叫我學姐,”我試圖從他的身邊走過,假裝他搞錯了。
付楠像一堵墻擋著我,兩排座位間的間隙太窄,我深吸氣為自己壯膽。
(圖文無關 如有侵權 聯系刪除) “我認錯了嗎?”付楠用掛在脖子上的毛巾擦頭,楞楞的問。
我松了一口氣,原來他以為他認錯人了,于是我用嚴肅的語氣說:“對,你認錯了,請你讓開。
”付楠側身,我得以順利離開籃球場。
九月的風帶來絲絲涼意,我在烈日的照耀下加快腳步,因為氣溫高得讓人難受,也因為付楠的話讓我心煩意亂。
“學姐,龍荷,學姐……”付楠的聲音從我身后傳來,我不得不在樹蔭下停下腳步。
他跑到我面前,身上的球服已經換成簡單的短袖衫,背著一個斜挎包,顯得更稚嫩了幾分。
“有事嗎?”我問,眼睛不去看他。
“學姐,”付楠慢吞吞的說,仗著身高優勢再一次把我的視線擋住,逼著我和他對視:“好久不見。
”付楠的話把我的回憶勾起。
同樣是九月涼風習習的天氣,學校的綠茵地整齊排列著綠色的方塊,教官的哨子聲和喊話聲此起彼伏,穿著抹布藍校服的女生趁休息時間給學弟學妹送水,實際上是為了和帥氣的教官接觸。
初三,寬大校服蓋得住半成熟的身體,卻擋不住春心萌動。
也有不怕生的學弟盯上漂亮的學姐,教官睜只眼閉只眼。
女生們就要離開時,一個男生突然站起來揮手,笑著喊:“徐悄然學姐,我是付楠。
”人群躁動,不知是為他鼓勁還是嬉笑。
主人公徐悄然拉著我一溜煙跑了。
徐悄然在我們之中長相不是最好的,脾氣卻是最好的。
我們打趣,叫付楠的毛頭小子是怎么知道悄然是好姑娘?難不成早已經認識?悄然的臉紅得像抹上了番茄醬,嘴里不停的否認,眼睛里閃著藏不住的喜悅。
她喜歡付楠。
從十五歲開始。
我們在一起做兼職,她時常發呆,回過神就對我說,付楠的眼睛真好看呀。
【三】付楠的眼睛的確很好看,上大學后吸引了不少女生的目光。
他升上大二,新來的學妹對他更是崇拜有加,夸他籃球打得好,還年年拿獎學金。
可惜徐悄然再也看不到了。
“付楠,”我叫他:“等雨小了送我回學校。
”屋里很靜,只有電視機播放新聞的聲音,恰好這一節新聞結束,進了一輪廣告,根據雨打在玻璃窗上的聲音判斷,雨勢比之前的大。
付楠抬起頭,他的臉正對著燈光,我發現他的五官經過歲月打磨更加立體了,膚色依舊白皙,足以讓女生嫉妒。
“龍荷,我一直在找你,”付楠說,用那雙被徐悄然贊嘆過許多次燦若星辰的眼睛看著我,里面有坦誠,有思念,有痛苦,還有徐悄然的影子。
“你找到我了,一年前就找到我了,”我扭過頭,閉上了眼睛。
只有黑暗能讓我心安一些,暫時躲過回憶的懲罰。
一年前付楠因為跟蹤事件出了名,我暗自托關系調查過被他跟蹤的那個女生,拿到資料的那一刻我幾乎不敢相信我的眼睛。
女生也叫徐悄然,長著一張不算好看也不丑的路人臉,眼神里帶著符合她名字的羞怯。
世界上同名同姓的人很多,給人感覺那么像的卻很少。
朋友見我第一次對男生那么感興趣,幫我打聽來許多八卦消息。
被跟蹤的徐悄然喜歡上了付楠,主動向學校為付楠求情,學校才放過了付楠。
不料付楠只是對她說,自己不喜歡她,認錯人了。
付楠擅長傷女生的心,四年前他傷了第一個徐悄然,一年前他傷了第二個徐悄然。
“龍荷,我只是把你當成悄然姐了,”付楠說著,他走到我旁邊,他身上那種無害的氣息讓我放松了警惕,一睜開眼就看到他看著我,溫柔的眼神像深不見底的清澈湖水。
我控制住自己不至于沉淪在他的眼神中,雙手抓成拳頭,指甲扎著手掌心提醒我過往有多痛。
“我和你不一樣,我沒有天生的錦衣玉食,我要很努力才能生存,貴公子體會過生活艱辛,玩過感情游戲,該回到你的世界了,”我提醒他,也提醒自己:“雨小了我就走。
”“外面都是洪水,很危險,”付楠阻止我。
我恢復了理智,疏離的對他笑笑,說:“我找了份實習工作,不出意外的話畢業后會直接入職。
”我快大學畢業了,直面職場的壓力,而付楠大二在讀。
我們之間不僅僅隔著徐悄然,還隔著家庭背景這一條無形的鴻溝。
付楠看著我,眼睛里映出我冷漠的臉,映像閃了一下,一些往事在這間隙趁虛而入。
【四】初中畢業后的暑假無事可做,我和徐悄然約好到鬧市區打工。
我們都是經濟拮據的單親家庭,空閑的時間需要做兼職賺學費和生活費。
也許正是因為我們相似的家庭,我和徐悄然是無話不談的好友。
十五歲以后我聽她說得最多的就是付楠,她喜歡付楠,卻又十分的自卑。
某天,我給她帶來了驚喜。
我聽說付楠在找兼職工作,于是主動邀請付楠加入我們的團隊。
那個夏天在鬧市區繁華的街道上,我們三個發了一疊又一疊的傳單。
剛開始碰見熟人付楠還會不好意思,久而久之臉皮厚了起來,仗著顏值高他的傳單總是發得很快。
暑假快結束時,我們忍痛從賺來的錢里抽出幾張去游樂場,到了那才發現我們的錢根本不夠。
付楠從他的背包里拿出錢包,豪爽的抽出錢幫我們買票,讓我們隨便玩不要客氣。
付楠面對我和徐悄然的質問坦白了,他的家庭條件并不差,他父親在國企工作,母親是高中教師,他會和我們一起打工是為了體驗生活,還有……為一個人。
付楠沒有點名為了誰,容易害羞的徐悄然臉紅了。
我想,我永遠忘不了徐悄然看付楠的眼神,像雛鳥第一次睜眼看到美麗的大千世界,充滿了期待,緊張,和不能抑制的喜歡。
我們上高一了,付楠才上初二。
他開始發育,個頭竄得很快。
我對徐悄然開玩笑,她不好意思對“付楠弟弟”下手,再過一兩年就沒有機會了。
徐悄然紅著臉小聲辯解,眼睛里的緊張更深了。
她在擔心付楠長大后喜歡上別人。
付楠升上高中,我們已經投入高三緊張的復習中了。
課間我們趴在走廊的欄桿上看新生軍訓,徐悄然的眼睛到處掃描,尋找付楠的身影。
我不敢告訴她,我一眼就看到了付楠,即使他穿著和所有人一樣的迷彩服,他的臉在人群里還是特別。
付楠和別人不一樣,以至于我這么多年都沒能忘記他。
高三的壓力逼得人夜不能寐,我爬到徐悄然床上纏著她說話,第二天我們兩都是熊貓眼。
不住校的付楠知道后,從家里拿著保溫桶裝著安神湯跑到我們教室,我夸張的大叫,托了徐悄然的福才有這樣的待遇。
這一年付楠化身為“神廚”,變著法給我們煮湯。
我肆意散布消息,人人都以為徐悄然有有一個對她極好的男朋友,我這個閨蜜跟著享福。
徐悄然性格內向,根本不會去解釋。
付楠幾次開口都被我擋了回去,我天真的以為這種方式能讓他們幸福。
所謂的幸福哪能任人擺布呢。
高考像坦克軍隊駛過城市,目光所及之處一片狼藉。
我作為幸存者茍延殘喘,而徐悄然不幸發揮失常,一度陷入悲傷。
我們一起打工,她變得越來越寡言少語,面對付楠也是強顏歡笑。
我沒有想到她會主動跟付楠表白。
付楠拒絕了她的表白。
(圖文無關 如有侵權 聯系刪除) 付楠說,悄然姐,我想你誤會了,我一開始把龍荷認成你了,所以才會……剩下的話,不需要多說一個字徐悄然也了然于胸。
初見時,他那一句“徐悄然,我是付楠”正確的表達應該是“龍荷,我是付楠”。
開始錯的是他,后來我為了成全徐悄然,把他往錯誤的道路上越推越遠,把他對我的所有關懷都推到徐悄然身上,不給任何人探尋真相的機會。
那年夏天這座城市常常下雨,我和徐悄然為了學費堅持打工。
徐悄然伸出手任由雨水打濕她的手掌,雨水在她的手里流淌殆盡,她歉意的對我說:“龍荷,真是對不起,其實我早知道他喜歡的是你,他總叫我悄然姐,卻直接喊你的名字。
”我為自己拙劣的演技感到羞愧,我忘了徐悄然人如其名,心思細膩,做任何事都悄無聲息,她早已經洞察了一切。
她不僅僅知道付楠喜歡我,還知道我也喜歡付楠,所以她才會道歉。
她說這話的時候付楠就站在我們身后。
我們回過頭,付楠手里的雨傘滴滴答答的往下滴水。
一把傘那么小,只夠兩個人擋雨,勉強擠進去三個人只會讓大家都被淋到。
我們兵分三路,沒有再見面。
那年夏天的洪水來得太突然,徐悄然就像她的名字一樣,悄然消失在世界上。
她的酒鬼父親難得的流下眼淚,我不相信她遇難的消息,發了瘋的找她。
付楠拉著我,不停的對我重復,徐悄然不在了。
徐悄然不在了。
可她的精神支柱還在,她的好朋友還在。
我問過付楠:“你相信嗎?悄然能跑出來,她只是生無可戀了。
”付楠不置可否,可我心里很清楚。
徐悄然心里的痛我很了解。
我們在缺少關愛的家庭里長大,把別人對我們的一點兒愛和關心都看得無比重要。
付楠就像我們生命中的光,照亮我們前行的路。
她先經歷了高考失利,又被付楠拒絕。
突如其來的洪水像極了專為她而來的死神。
徐悄然離世四年了,那一場洪水成為我們心中抹不去的陰影。
付楠一定是還想著徐悄然,所以才會在暴雨天里把我從鬧市區拉回來。
他雖然不承認他在害怕,可我感受得到他心里的掙扎和猶豫。
徐悄然喜歡他,至死方休。
這般濃烈的感情讓我自愧不如,也讓付楠隱忍多年不愿傷害她。
我甚至自私的想過,為什么付楠不能接受徐悄然?如果他接受了徐悄然,一切都會好很多吧。
【五】我在付楠的租房住了幾天。
一室一廳的小房子沒有多余的房間,我睡在床上,他則縮著身體將就沙發。
城市內澇期間出行不便,付楠把冰箱里僅存的食物分配好,每天都變著法子的煮湯。
上初中時我寫過一篇關于湯的作文,在市里拿了獎項。
付楠曾經打趣我,以后嫁人要嫁一個會煮湯的。
我喝完了碗里最后一口湯,滿足的用紙巾擦嘴。
湯是很神奇的食物,能把所有的食材完美融合變成美味,恍惚間感覺湯和人生差不多,只不過人生中的不美好不會消失,而是堅固的存在著。
“付楠,你知道我為什么喜歡喝湯嗎?”我自問自答:“小時候家里很窮,爸爸在外面喝酒忘了給我做飯,我撿起一堆零碎食材丟到鍋里煮,最后奇跡發生了,成了一鍋湯。
哈哈。
”我故意笑得很大聲,眼淚卻從眼角流出。
付楠的手搭在我的手上,趁我沒有反應過來,他握緊了我的手,誠懇的說:“忘掉過去,我給你一個家,好嗎?”他的眼神真摯而熱烈,只差那么一點兒我就忍不住點頭答應了,偏偏在他的眼睛里,我再一次看到了徐悄然的影子。
“如果今天換做是悄然,不知道她該有多開心,”我甩開他的手,提起了我們都不愿意面對的徐悄然。
果然,付楠眼睛里的光黯淡了,他癱軟的坐到地上,連我開門離開都沒有阻止。
我順利的實習,和相處了四年的同學話別,在一起拍照,參加聚會,按部就班的拿了畢業證。
這樣平靜的日子才是屬于我的,付楠的出現只是上天跟我開的一個玩笑罷了。
夜深人靜的時候,我縮在溫暖的被子里,回想和付楠“同居”的那幾天,他的被子帶著他身上獨有的溫暖氣息,他的手掌心很溫暖。
我試圖告訴悄然,那就是我們兩費盡了一個青春喜歡的人。
他不是我們的“付楠弟弟”了,他長大了,籃球打得好,學習成績好,人緣也很好,他真的變成了我們幻想中的模樣。
悄然,我們兩個人都沒有錯,我們喜歡的人是那么美好。
在他的美好之下,我們的卑微和丑陋無所遁形。
醒來后我步行去上班,公司離我的住處十幾分鐘路程。
公交車擠得像沙丁魚罐頭,職場生活遠沒有我想象的簡單。
特別是公司職員紛紛傳說最近有一個“變態跟蹤狂”埋伏在公司周圍,不只是跟蹤女職員,連男職員都不放過。
有獻殷勤的男職員提出送我回家,我微笑的拒絕了。
從小到大,我只和付楠這一個男生親近過。
我總是感覺付楠離我不遠,這時候是暑假,他應該回家了才對。
他應該回家,回去看看悄然。
這天我留在公司里加班,處理好工作已經天黑,想到同事口中的“變態跟蹤狂”我不由得加快了離開的腳步。
似乎真的有人在跟著我,他和我保持著距離,轉彎處路燈投影還是透露了他的存在。
“付楠,你還沒玩夠嗎?”我站在原地,手提包滑到手上,如果認錯了能夠隨時攻擊防身。
四周靜悄悄的,路燈不言不語散發光芒,許久未見的付楠從暗處走出來,一臉開心的笑。
“我就知道你能發現我,”他絲毫不知道自己犯了錯。
(圖文無關 如有侵權 聯系刪除) 一個月以來的擔驚受怕,竟然是付楠的惡作劇。
我氣不打一處來,問他:“你到底想干什么?”他無辜的回答我:“我只想看看你的同事人怎么樣,我擔心你。
”所以不僅跟蹤女同事,連和我說過話的男同事都要跟蹤。
“付楠,算我求求你,不要再打擾我的生活了好嗎?”我結束了一天的工作,身心疲憊,沒有精力應付他。
“好,”付楠爽快的有些不正常,笑容像用膠水粘在臉上。
“再見,”我說。
他保持著難看的笑容,我轉身上樓。
我聽到他用微弱的聲音回應我:“龍荷,再見。
”我抬腳跨上樓梯,我突然感覺我和付楠就像走樓梯,一截又一截的樓梯到了盡頭,我們也該結束了。
付楠一直站在樓下,直到我關上燈拉上窗簾,他才轉身。
【六】付楠出國了。
這是我在年假回家偶然碰到他的媽媽時聽到的消息。
我怎么也沒有想到,他媽媽是我高中的班主任。
“那么……”我的話還沒說完,班主任已經直到我想問什么了。
她告訴我,付楠和我的事情她和付楠爸爸都在關注,她很多次想找我面談都被付楠阻止。
付楠說我太敏感,他不愿意以任何方式傷害我,甚至不愿意成為我的困擾。
我們上高中時,十指不沾陽春水的付楠竟然洗手做湯羹,他們才意識到,付楠真的是喜歡我。
為了我,付楠不惜和他們吵架,切菜弄傷了手也一聲不吭,寒冬炎夏都堅持和我一起做兼職。
畢業后我和付楠斷了聯系,他苦苦哀求班主任透露我填報的志愿,一改吊兒郎當的學習態度發奮學習,遠赴千里之外追尋我的腳步。
付楠每年都會祭拜徐悄然,在她的墓前發誓要讓我走出陰影。
班主任脫下她的眼睛,抹了抹眼淚,說:“龍荷,對不起,是我逼他出國的,我想他離開這里會開心點。
”原來這些年付楠過得也不好,他的良心日日受徐悄然的死折磨。
他在大學遇到了同名同姓連性格都相似的“徐悄然”后,把她當做悄然的替身,祈求她原諒,這才鬧出了跟蹤丑聞。
得到了悄然的諒解,他才有勇氣出現在我面前。
可我態度堅決的拒絕他,在他出國前還讓他不要再出現了。
他心灰意冷的離開了祖國。
付楠,你知道為什么我不談戀愛嗎?因為我心里有一個美好的白衣少年,他微微一笑的光彩勝過世間所有的風景。
但你知道我自卑又執拗,四年前我們沒有在一起,四年后我們是陌路人。
只怪我們初見時你記錯了名字。
只怪我們相愛太早,不得終老。
更多免費鬼故事,打開瀏覽器搜索【鬼故事之家】超人氣吐血推薦,人氣指數:★★★★★★★《殯儀館燒尸人》《陽間陰事》(圖文無關 如有侵權 聯系刪除) 【一】大雨斷斷續續的已經下了一個星期,我抱著濕了一半的傳單躲在鬧市區的街道里,不停的給路過的行人遞傳單,希望快一點完成任務跟老板交差。
也許是夜深漸深了,磅礴大雨還有增大的趨勢,人們都走得很快,沒有幾個人愿意接過我的傳單。
付楠就是在這個時候出現的,他拿過我手中的傳單,我沒來得及說“謝謝”,他就伸手扯過我抱著的一大疊傳單。
我聽說過有人搶錢,但從來不知道有人搶傳單,正當我滿腹疑惑不知所措,他開口了:“龍荷,洪水要來了。
”對面商場的玻璃櫥窗透出暖黃色的燈光映射在付楠身上,他一動不動的像一樽渡了金的佛像,一只手拿著從我這拿走的傳單,另一只手撐著雨傘擋在我面前。
過了一會我回過神,問:“洪水?”付楠用肯定句的語氣重復我的話:“洪水。
”說完后他見我沒有反應,干脆一把拉起我的手腕向前走,我回頭看著地上灑落的傳單,喊他:“我的傳單。
”付楠是以溫和出名的人,這一次卻強硬的不肯停下,我聽到他氣急敗壞的說:“我賠你還不行嗎?”行,當然行,只要有人承擔責任,怎么樣都行,我在心里想。
幾個小時后,我窩在付楠租來的小公寓里看到新聞播報來勢洶洶的洪水淹沒了城市的鬧市區,才知道付楠一反常態的原因。
這場洪水和五年前的那場太像了,連城市被淹沒的區域順序都出奇的一致。
付楠一定是看過天氣預報,才知道洪水即將來臨。
不過他怎么會知道我在那?我只不過是和他同一個專業的學姐。
我看著換上干衣服從房間里走出來的付楠,亂哄哄的腦子里思想爭議的聲音一片嘈雜,不過我的嘴比思想直接,疑問脫口而出:“付楠,你怎么會知道我在那兼職?”紅云爬滿了付楠的白凈的臉,他抓著紅得快滴血的耳朵,吞吞吐吐的回答我:“我,你告訴過我,你的行程安排。
”聽他這么一說,我隱約想起半個月前的事情。
半個月前這座城市的天空萬里無云,太陽像一團在身邊燃燒的火焰烤得每個人都汗流浹背。
我在圖書館蹭空調順便復習,小我兩屆的學弟付楠抱著書坐在我旁邊的空位上,我翻了好幾頁書,他終于鼓起勇氣問我:“龍荷,你這周六有空嗎?”我站起身合上書,瞄了一眼他躲在書架后偷笑的幾個舍友,料定他是玩游戲輸了被迫來約我,于是提高了音量,說:“每周六我都會去鬧市區兼職發傳單,沒空。
”付楠哭喪著臉低下頭,這讓我更肯定了我的猜想。
我離開前湊到他耳邊,輕聲對他說:“還有一件事。
”“什么事?”他問,耳根發紅。
“以后記得禮貌點,叫我學姐,”我扳回一局,心情不錯的離開圖書館。
“我想起來了,”我說,順手抓起沙發上的抱枕抱在懷里,仍是不敢確定的問:“不過,那次不是你玩游戲輸了的懲罰嗎?”窗外大雨嘩啦啦的下著,付楠轉身背對著我,答非所問:“學姐,你果然還是把我忘記了。
”雖然看不到他的表情,但他的聲音充滿了哀怨,似乎受了莫大的委屈。
【二】事實上我沒有忘記付楠,我根本忘不掉他。
付楠剛入學便掀起軒然大波。
聽說,他追求一個同年級的女生不成,轉而日夜跟蹤,女生去哪,下一秒他立刻出現在后面。
無奈之下,女生向學校舉報,說付楠是一個變態跟蹤狂。
礙于付楠是初犯,并沒有對女生做過分的事情,所以學校批評他后草草了事。
在這所女多男少的大學,如此“癡情”的男同學不多了,還有許多學姐級人物為了見付楠一面,不惜冒著高溫去看有他出場的籃球賽。
而我,很不巧的被舍友逼迫去籃球場幫她占位,她打算和男朋友約會結束后偷偷去看付楠的籃球賽。
我拒絕的話還沒說出口就被舍友嗆了回去,她嫻熟的往臉上抹粉底液,說:“龍荷,你就幫我啦,反正你也不談戀愛。
”她說的對,反正我也不談戀愛,不用擔心去看別的男生的球賽男朋友會吃醋。
舍友臨出門前良心稍有發現,說:“約會回來給你帶好吃的,你也順便在球場物色一個男朋友。
”舍友不止一次催過我戀愛,幫我挨個評判追求者的條件,可我辜負了她們的好意,始終沒有戀愛的苗頭。
我又上了舍友的當,直到籃球賽結束她也沒有出現。
不過我并不吃虧,欣賞了一場精彩的籃球賽。
付楠一戰成名,他出色的表現他們球隊奪得了大部分分數,雖然他們球隊最后還是輸了。
在此之前,人們提到付楠的反應是“那個變態跟蹤狂呀”,在此之后是“他打籃球的時候好帥”。
散場后我正打算離開,一個穿著白色球服身上帶著汗味的高個子擋在我面前,我抬起頭定睛一看,那是一張很熟悉的男生的臉,清秀的五官端正的長在臉上,濃眉上的黑發沾著汗珠,白凈的膚色因運動而發紅。
他就是付楠,他之前場上遠距離觀察不知道他那么高,足足高出我一個頭加一截脖子。
他似乎意識到離我太近了,稍微往后退了一步,對我說出了一個名字:“徐悄然。
”“我叫龍荷,大三,你該叫我學姐,”我試圖從他的身邊走過,假裝他搞錯了。
付楠像一堵墻擋著我,兩排座位間的間隙太窄,我深吸氣為自己壯膽。
讀完校園鬼故事欄目分享的鬼故事“我們相愛恨早”,你有什么想法,歡迎告訴鬼故事之家哦!鬼段子:妻子大叫一聲,從浴室跑了出來,顫抖著說,"我在鏡子里看不到自己,好可怕!"丈夫安慰著她,自己走進浴室去探究竟,過了一會兒,他面無表情的走了出來,妻子緊張的看著他,他目光呆滯,"鏡子沒問題。
"他又裂嘴一笑,"我在鏡子里面看到你了啊。
"您看懂了嗎?純屬娛樂,請勿較真!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