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匪的誕生

時間:2021/5/13 7:47:50 閱讀數: 105人閱讀
image
土匪的誕生1。
秀才剿匪惡狼山上不知何時嘯聚了一股土匪,這伙土匪攔路搶劫綁票勒索不談,隔三差五還下山騷擾一番。
這下可苦了山腳下的惡狼鎮,趕緊上報官府請求剿匪,結果官兵來倒是來了,可虛張聲勢吆喝一番后,匪是一個沒抓著,什么勞軍費、辛苦費的,倒給敲走一大缸。
大伙一算賬,頓時氣了個倒栽蔥:官兵這一趟折騰所花銀兩遠,鬼段子分享:我搭上了一列特快車,大概在還差10分就午夜12點的時候,在中途站有一名男子也上了列車,他在車門關閉后,像是突然回復意識一般,開始左右環視著周遭乘客的臉。
“恕我愚昧,請問您今年28歲嗎?”他如此的向我問道,“是的,不過您怎么知道呢?”我如此反問他,但被他無視,只是自顧自的和別人說話。
“您今年45歲吧?”“是沒錯。
”“您是62歲嗎?”“你怎么知道的?”一直和看似不相識的乘客群重復著諸如此類的對話,看來這名男子,似乎有著只要看著別人的臉就能知道其年齡的特殊能力。
此時到下個停車站還有15分鐘左右的時間,全車箱包括我在內的乘客都對這名男子投以好奇的注目眼光,一直到他問到最后一名女士。
“您是50歲嗎?”“是的,不過還有五分鐘就51歲了!”那名女士如此微笑的回答道。
霎時,那名男子的臉色鐵青,仿佛震撼到無以復加。
您看懂了嗎?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請隨時關注 鬼故事網站民間故事欄目! 1。
秀才剿匪惡狼山上不知何時嘯聚了一股土匪,這伙土匪攔路搶劫綁票勒索不談,隔三差五還下山騷擾一番。
這下可苦了山腳下的惡狼鎮,趕緊上報官府請求剿匪,結果官兵來倒是來了,可虛張聲勢吆喝一番后,匪是一個沒抓著,什么勞軍費、辛苦費的,倒給敲走一大缸。
大伙一算賬,頓時氣了個倒栽蔥:官兵這一趟折騰所花銀兩遠遠超過土匪的搶奪。
官府指望不上,族長和大伙兒思量再三,只好祭出最后一招:寄希望于民間高人,只要能平定匪亂,賞白銀五千兩。
懸賞通告貼出不久,果真有一人來見族長,說他有辦法對付土匪。
族長一看不禁皺起了眉,只見來人身著長衫文質彬彬,皮膚白皙眉眼如畫,竟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瘦弱書生,乍一看還以為是個喬裝打扮的大戶小姐,這樣的人也能殺匪?書生叫孔平,他見族長一臉的不相信,便搖頭晃腦地說道:“不戰而屈人之兵方為上上策,我想土匪也是人,是人就懂得忠孝廉恥,所以我只要曉之以理、動之以情、陳之以厲害,他們一定會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
”族長聽完擊節叫道:“好,果然是世外高人,整個惡狼鎮黎民百姓的身家性命就全交給你了!”族長嘴上說得慷慨激昂,心里卻在暗笑:大千世界無奇不有,竟還有勸老虎吃素的高人,這呆鵝送死是一定的了。
孔平當即孤身一人雄赳赳要上惡狼山,誰知還沒到山腳就被小嘍截住了,小嘍見他一副鎮定自若的樣子,心里可就沒底了:這人肯定深藏不露身手了得,否則怎敢獨自一人闖虎穴?于是上前試探著交手,誰知力道還未使足,孔平已是四腳朝天狼狽不堪,口中聲勢倒是不減:“切勿動粗、切勿動粗,我來見你們大當家的是有大事相商的,萬一誤了山寨的大業你擔當得起嗎?”小嘍給鎮住了,當即押了孔平來見大當家的。
一見大當家的面,孔平就義正辭嚴地斥道:“清平世界、朗朗乾坤,人人安居樂業漁樵耕讀豈不美哉,又何苦從事這人所不齒的行業?再說,不為自己想,也得為子孫后代謀個前途,是不是?”大當家的早就聽直了眼,又好氣又好笑,要殺這個書呆子易如反掌,不過跟他逗上兩句倒也不失樂趣,便正色說道:“你以為我天生就愿意落草為寇嗎?可你睜眼看看,這年頭公堂暗無天日,官場腐敗成風,我們這樣的小民處處受欺,不上山做強人,難道坐以待斃嗎?”孔平搖頭說道:“不然不然,既然是官逼民反,那你做了強人后也應該只針對官府,又何苦跟惡狼鎮的小民過不去?”大當家的一聽更氣,瞪眼叫道:“不,小民更可恨!那年大雪天,我流落到惡狼鎮時饑寒交迫,可討遍全鎮竟討不到一口熱水、一個饅頭!俗話說狗眼看人低,就在這時一只大狗一口咬住了我的腳脖子,可憐我在雪地里拼命掙扎,鮮血把白雪都染紅了,惡狼鎮上的人卻笑嘻嘻地圍上來看熱鬧,不但沒有一人攆開狗,竟然還吆喝其他的狗加入戰局……”大當家的說到這里聲音哽咽了,雙手一擼褲管,十幾處傷疤赫然在目。
這下輪到孔平無語了,半晌才無力說道:“雖說如此,以暴制暴總不可取……”大當家的一擺手,咬牙說道:“從那時起我就發下毒誓,他年若得志,絕不輕饒了惡狼鎮,官府雖狠,這里的小民卻同樣狠毒如狼,不愧為惡狼鎮!好了,酸秀才,你不用多說了,土匪遇到秀才,有理說不明白,不過我也不為難你,可下次再遇上就不客氣了,滾吧!”2。
孤注一擲天氣正熱,大當家的情緒激動之下出了一腦門汗,便順手扯下腰間汗巾擦起汗來,孔平無意中一瞥,發現那條汗巾是粉紅色的,上面繡有一朵黃玫瑰。
孔平當即下山來到城內,一番細細打聽后,終于得知城南一家門店有這樣的汗巾出售,順藤摸瓜之下再一打聽,縣城芳春院頭牌姑娘最愛這樣的汗巾。
孔平問:“可知那姑娘叫什么?”人家答道:“黃玫瑰。
”可是,要想見到黃玫瑰須拿銀子開路,孔平二話不說,回家賣了祖屋和田產,揣了銀票氣宇軒昂地進了芳春院求見黃玫瑰。
在把銀票拍上桌子后,孔平躊躇滿志地說道:“這么些銀兩夠包下姑娘兩個月嗎?聽著,是整整兩個月,一天都不能空。
”黃玫瑰笑得花枝亂顫,說:“夠了,夠了。
可是,每個月的十六這一天恕奴家實難從命。
”孔平大大咧咧地又從懷中掏出一張銀票拍在黃玫瑰面前,然后色迷迷地說:“自小生見到姑娘后就寢食俱廢,實在是須臾不能分開,小姐就不能成全我嗎?”黃玫瑰感動萬分,可還是一臉為難,說:“公子,一月之內就一天都不能空嗎?十六這一天,即使你堆座金山也萬難從命,其中原因恕奴家難以啟齒。
”孔平聽了無奈長嘆:“既然如此,也只好這樣了。
”孔平嘴上長嘆,心中卻大喜:十六這天,惡狼山大當家的會來。
十六這天夜暗時分,惡狼山大當家的果然急不可耐地來了,一月一次的相會早使他望穿秋水,可沒辦法,來得太頻繁容易暴露行蹤。
黃玫瑰的房里香氣撲鼻,燭光隱隱綽綽處黃玫瑰婀娜多姿令人垂涎。
大當家的心花怒放,上前一把抱住,口中叫道:“小心肝,可想死我了……”他的話忽然頓住,一陣劇疼猛然襲來,低頭一看,胸口一柄利刃已直沒至柄,再看眼前之人哪是什么黃玫瑰,分明是個男子,白凈瘦弱眉目如畫似曾相識。
原來孔平早就潛了進來,而黃玫瑰此刻被堵了嘴正塞在床底下,再看孔平慢慢褪去了他身上的黃玫瑰的衣衫頭飾,冷笑道:“大當家的,還認得在下嗎?”臨死前,大當家的掙扎著說出最后一句話:“你會后悔的……”3。
無處領賞殺了大當家的,當然是大功一件,不過孔平并沒有急著到惡狼鎮領賞,他先來到官府。
在公堂之上,孔平喜氣洋洋地說了經過后,知縣點點頭,說:“先把尸體帶下去驗一下,孔先生,你且回家休息,待查實了自會重賞于你。
”家?哪還有家啊!為了包下黃玫瑰,祖屋和田產全沒了,現在就等著賞金過日子呢!孔平只得先棲身于破廟之中,一任蚊蟲叮咬,苦不堪言。
一天、兩天……好幾天過去了,一直不見官府的動靜,孔平正莫名其妙,忽然聽到一個晴天霹靂般的消息:因為剿匪有功,知縣不日將調任升官。
孔平大驚,當即火速趕到衙門,三通鼓響驚出知縣升堂。
那知縣一臉的平靜,問有何事。
孔平說:“大人,我殺惡狼山大當家一事,可有下文?”知縣聽了哈哈大笑,說:“孔先生,想你一手無縛雞之力的文弱書生能殺了土匪頭子?你是得了失心瘋了吧?那大當家的明明是我等官兵合力,花了無數銀兩、無數氣力、無數智謀才殺了的,尤其是本縣冒死上前與他殊死搏斗,其中驚險曲折之處我就不細說了。
”孔平還要叫屈,知縣臉一沉,“啪”的一聲一拍驚堂木,喝道:“再要胡言,重責三十大板!”孔平嚇得沒命地跑了,啊呸,殺千刀的狗官!好在惡狼鎮還有五千兩雪花紋銀,夠撈回損失了。
族長一見孔平早喜得迎上前來,說:“我等鄉民早就等著英雄了,來來來,先為英雄擺酒接風,至于賞銀嘛,早就籌備好了。
”這一頓酒,真可謂喝得酣暢淋漓,族長和鄉民們一口一個“英雄”、“義士”,直叫得孔平心花怒放,不知不覺中酩酊大醉。
夜半時分,孔平忽然驚醒,直覺得四下里酷熱難當,睜眼一看,頓時三魂去了二魄,但見窗戶外火光一片,失火了!孔平忙開門,不想門給反鎖上了,又開窗,窗也給鎖上了,他扯開喉嚨大喊,外面風聲火聲“嗚嗚”怪叫,哪有人聽見,正急得要死,“咣”的一聲響,門給人從外面大力踹開了,孔平看也不看,沒命地跑出屋外。
剛跑了兩步,忽被人團團圍住,盡管已是深夜,這些人的臉卻都用黑布蒙著,手上還拿著火把。
孔平鎮定下來,說:“我知道你們是什么人,你們為什么要燒死我?我是你們的恩人啊!族長呢?出來吧,不要做縮頭烏龜了。
”話音剛落,人群中走出一人,慢慢扯下臉上黑布,正是白須飄動一臉凜然正氣的族長。
其他人也隨之扯下黑布,果然是惡狼鎮上的鄉民。
族長神情激昂地說:“孔先生,官府早就聲明是他們殺了惡狼山大當家的,現在你冒功來領賞金,我們不燒死你又燒死誰?只是不知你是怎么逃出來的。
”孔平說:“別裝了,你真的相信大當家的是官府殺的嗎?”族長忽地一笑,說:“好吧,你都死到臨頭了,我也沒必要瞞著你了。
黃玫瑰在官府里把你殺了土匪頭子的事都說了,但幾天后,她卻突然離奇落水溺死,其中原因自不必多說。
這年頭,那些貪官污吏除了向下級伸手要錢,向上級叩頭要官,還能干什么呢?但是盡管如此,孔先生,你必須死,你不死,我們就得拿出五千兩白銀,可全惡狼鎮誰又肯拿出一分一文?再說,給你銀兩,不就是承認是你殺了土匪嗎?這不是公然跟官府作對嗎?而不給你銀兩,以后我這族長的臉面又往哪里放?我以后說話誰還會聽?所以,只好讓你死于意外火災了。
”族長說完手一揚,幾條壯漢便虎視眈眈地逼上前來。
孔平不僅不懼,反而長嘆一聲,說:“惡狼山大當家的臨死前說我會后悔的,當時我不懂,現在懂了。
族長,你不是想知道我是怎么逃出火海的嗎?告訴你,是惡狼山上的強人踹開門救了我,他們一直在暗中保護我。
弟兄們,都出來吧!”孔平手一招,只見黑暗中擁出無數大漢,個個面相兇惡提刀拎棍,形勢立時逆轉,族長等人都嚇呆了。
孔平說:“我殺了大當家之后,這些弟兄們不僅不怪我,反而邀我入伙,因為他們一是不滿大當家的尋花問柳,二是見我智謀出眾,相信跟著我定有一番前途。
一開始我還不肯,不過現在我可是看透了,這年頭不僅僅是官逼民反,連愚民都自相殘殺啊!聽著,從今后惡狼鎮每年需上交白銀五千兩,否則,嘿嘿嘿……”孔平仰天大笑起來,笑聲有些無奈,有些悲涼。
在他的笑聲里,族長一幫人的心一點一點地涼透了。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鬼故事之家 讀完民間故事欄目分享的鬼故事“土匪的誕生”,你有什么想法,歡迎告訴鬼故事之家哦!鬼段子:我搭上了一列特快車,大概在還差10分就午夜12點的時候,在中途站有一名男子也上了列車,他在車門關閉后,像是突然回復意識一般,開始左右環視著周遭乘客的臉。
“恕我愚昧,請問您今年28歲嗎?”他如此的向我問道,“是的,不過您怎么知道呢?”我如此反問他,但被他無視,只是自顧自的和別人說話。
“您今年45歲吧?”“是沒錯。
”“您是62歲嗎?”“你怎么知道的?”一直和看似不相識的乘客群重復著諸如此類的對話,看來這名男子,似乎有著只要看著別人的臉就能知道其年齡的特殊能力。
此時到下個停車站還有15分鐘左右的時間,全車箱包括我在內的乘客都對這名男子投以好奇的注目眼光,一直到他問到最后一名女士。
“您是50歲嗎?”“是的,不過還有五分鐘就51歲了!”那名女士如此微笑的回答道。
霎時,那名男子的臉色鐵青,仿佛震撼到無以復加。
您看懂了嗎? 純屬娛樂,請勿較真! 標簽: